漁夫和雄人魚的故事_一千零一夜_名言佳句大全

名言佳句好句子大全

安徒生童話 格林童話 一千零一夜 童話故事 神話故事 童話作文
名言佳句大全 > 經典童話 > 一千零一夜 > 正文

漁夫和雄人魚的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有個名叫阿卜杜拉的打魚人,他很窮,有九個兒子。他以打魚為生,每天到海邊去打魚賣得的錢,只夠勉強餬口。只有運氣好時,打到的魚多些,才能給孩子們買些水果,改善一下生活。總之,阿卜杜拉家境貧寒,吃了上頓沒有下頓。他總是唉聲嘆氣地說:“明天吃什麼就等明天再說吧。”

正在貧困交加的節骨眼上,他的老婆又給他生了個兒子,總共有十個兒子了。這樣,全家十二口的生活重擔都壓在了這個可憐的打魚人的肩上,他有些支撐不住了,尤其是小兒子出生那天,他家一點糧食也沒有,大人孩子餓極了。

他老婆說:“當家的,快想辦法弄點吃的讓我們活命吧。”

“好的。”漁夫說,“趁今天孩子誕生的吉日,望安拉賜福,我這就上海邊去打魚,也許這個新生嬰兒會帶給我們好運氣呢。”

“去吧!求安拉庇護你,快去打魚吧。”

漁夫和麵餅商 漁夫帶著魚網去了海邊,懷著滿腔希望撒下網,凝視著大海,默默地祈禱著: “主啊!求你給我們孩子富裕的生活,別叫他受苦受窮吧。”

他耐心等了一會,然後收網,可網中除了垃圾、泥土、沙石和海藻外,連一條小魚也沒有。他收拾魚網,第二次撒網,又等了一會兒收上來,還是沒打到魚。他又打了第三網,仍然沒打到魚。無奈,他只得換個地方,繼續撒網,但卻還是打不到魚。就這樣,頻繁地換著地方,卻始終沒打到魚。

他覺得奇怪,自言自語地說道:“莫非安拉造化這個孩子是為了讓他受苦受難的嗎?不,這是絕對不可能的,安拉是萬能的,一定會贈給孩子食物的;安拉是仁慈的,他會賞賜這孩子衣食的。”

他嘀咕著收起魚網回家,想著家中正坐月子的老婆和初生的嬰兒,就心煩意亂,心如刀割。這怎么好?對孩子們該說什麼呢?

他默默地走著,不知不覺走到賣麵餅的阿卜杜拉的爐前,那裡擠滿買麵餅的人,麵餅的香味使他越發感到飢餓。這正是糧食缺乏的時節,買麵餅的人在麵餅鋪前擠得水泄不通,一個個爭先恐後地把錢遞過去,希望很快買到麵餅。由於顧客太多,賣麵餅的阿卜杜拉忙得不可開交,應接不暇。

這時候,他抬頭看見可憐的漁夫,便招呼他:

“你要麵餅嗎?”

漁夫默不作聲。

“你說吧,別不好意思,安拉是仁慈的。”賣麵餅的阿卜杜拉催他,“如果你沒錢,我可以賒給你,等你有錢時再還我。”

“安拉在上,我實話實說吧,現在我窮得一文錢也沒有,只好拿這魚網作抵押,賒幾個麵餅,拿回家去餬口,等明天我打到魚就來贖好了。”

“唉!魚網是你的命根子,是你謀生的工具。你拿它作了抵押,就沒法打魚。告訴我吧,你需要多少麵餅?”

“需要五塊錢的。”

賣麵餅的阿卜杜拉賒給漁夫五塊錢的麵餅,還借給他五塊錢,說道:“這五塊錢你去買點其它的什麼吧。這樣你共欠我十塊錢,等你打到魚,再還我也不遲。如果沒魚可打,你只管拿餅去吃。”

“謝謝你,願安拉保佑你。”漁夫感謝了一番,拿著麵餅和錢,給孩子們買了點吃的,就高高興興地回到家中。

他見老婆坐在屋裡,正在安慰餓得直哭的孩子們:“別哭,爸爸馬上給你們買吃的來了。”於是,他趕忙走到妻子面前,一邊把吃的東西拿給孩子們,一邊跟老婆敘述打魚的經過和賣麵餅的阿卜杜拉對自己的照顧。老婆聽了,哭著說道:

“安拉是仁慈的。”

第二天,漁夫一早起床,帶著魚網又出去打魚了。

他匆匆來到海邊,撒下網,祈禱道:“真主啊!保佑我多打些魚,讓孩子們別餓肚子吧!千萬別讓我在賣麵餅的阿卜杜拉面前丟臉。”他祈禱著,然後撒網收網,一次次重複著。可一直忙到傍晚,他還是沒打到一條魚。他大失所望,滿腔憂愁苦悶,心想:“回家時,必須從賣麵餅的阿卜杜拉門前經過,這樣多難堪啊!從哪兒回家呢?最好趕快走過他那兒,別叫賣麵餅的阿卜杜拉看見我。”

可是事與願違,他剛走到烤爐前,賣麵餅的阿卜杜拉便看見了他,大聲喊著: “打魚的阿卜杜拉,你怎么了,又沒打到魚嗎?沒關係,你只管拿些麵餅和零花錢,等方便時再還我。”

漁夫阿卜杜拉很不好意思,走到賣麵餅的阿卜杜拉跟前,說道:“我今天又沒打到魚,所以不好意思來見你。”

“你不用著急,我不是告訴你,等你交好運時再說嗎?”賣麵餅的阿卜杜拉說著賒給他麵餅,並又借給他五塊零用錢。

漁夫很感激,十分感謝賣麵餅的阿卜杜拉,帶著麵餅和錢回到家中,對老婆講了麵餅和錢的來歷。老婆聽了,十分感謝賣麵餅的阿卜杜拉對他們的隆情厚意,說道:“安拉是仁慈的,若是安拉意願,他會恩賜你,使你能夠把欠阿卜杜拉的錢還清的。”

漁夫抱著希望,勤勤懇懇,每天去海邊打魚,可是一無所獲。過了四十天,還是一條魚也沒打著,全靠賣麵餅的阿卜杜拉接濟他們度日。賣麵餅的阿卜杜拉從來沒向他要魚,也沒逼他還債,而且總是心平氣和地賒給他麵餅,借給他零用錢,每當漁夫請他結算帳目時,他總是說:

“還不到結帳的時候呢,等你交好運時再說吧。”漁夫只好替他祈福祈壽,請安拉保佑他。

漁夫失望到極點。

在第四十一天,他憤憤地對老婆說:“我不打魚了,我將另謀出路。”

“這是為什麼呢?”老婆不明白地問。

“我的生活好像不能從海里謀取了,這種情況真不知要延長到什麼時候。安拉在上,在賣麵餅的阿卜杜拉面前,我頭都抬不起,我每天去海濱打魚,必須從他爐前經過,又沒有別的路可走;我回家從他爐前經過時,他總是賒給我麵餅,借給我零用錢。這種日子什麼時候才能完結呢?”

“讚美安拉!多虧他讓賣麵餅的阿卜杜拉憐憫你,使你得以餬口生存。你還有什麼可埋怨的呢?”他老婆不同意他的想法。

“可是我欠他的債越積越多,他難免要來討債的。”

“是不是他說話傷害了你?”

“不!其實是他自己不願結帳的。他告訴我說,等你走運時再結帳。”

“既然如此,也沒啥。如果他向你討債,你就對他說:‘我時運好轉時,會向你表示謝意的。’這不就行了嗎?”

“可是我們所指望的好運,何時才能降臨呢?”

“放心吧,安拉是仁慈的。”老婆安慰他。

“不錯,你說得對。”漁夫有了信心。

漁夫和雄人魚 漁夫阿卜杜拉又充滿信心地帶著魚網來到海濱,邊撒網,邊默默地祈禱:“真主啊!求你開恩,至少也應該讓我打到一條魚,好送給賣麵餅的阿卜杜拉吧。”

他等了一會,然後拉網,只覺得很沉很沉,簡直拉不動。他不怕麻煩,費盡九牛二虎之力,把魚網拽了上來,一看,網中躺著一匹被水泡脹後發臭的死驢。他感到一陣噁心,大失所望,嘆氣道:“唉,沒法了,只盼萬能之神安拉拯救了。當初我告訴老婆,海中不是我謀生的地方,我不想打魚為生了,可她勸我說,安拉是仁慈的,他會恩賜我的。難道這匹死驢便是她所說的恩賜嗎?”

他埋怨著,扔掉死驢,把魚網清洗一番,遠遠地挪了一個地方,又撒下網,等了一會,然後拉網。魚網更沉重,根本拉不動,他緊拉網繩,使盡全身力氣,雙手都弄得皮破血流,好不容易才把魚網拽到岸上。可是仔細一看,他嚇了一跳,原來網中打到的是個活人,他認為這人是被所羅門大帝禁閉在膽瓶中的魔鬼,日子久了,膽瓶破了,魔鬼溜出來後落到了網中,所以,他越想越怕,怕得要命,慌忙逃跑,邊跑邊哀求:

“所羅門時代的魔鬼喲!饒恕我吧,饒恕我吧。”

漁夫張惶失措逃命的時候,忽然聽見那個人喊道:“嘿!打魚人,你別跑,我也是人哪。你快來放掉我,我會報答你的。”

他聽了喊聲,這才停住了腳,顫顫抖抖地回到海濱。原來他打到的不是魔鬼,而是一個雄人魚。他感到奇怪,對雄人魚說:“你不是魔鬼嗎?”

“不,我不是魔鬼,我也是信仰安拉的人類。”

“那么誰把你弄到水中的呢?”

“我本來生長在海里。剛才我從這兒游過,由於不小心,就落到了你網中。我們生活在海里,聽安拉的命令,而且對安拉創造的各種生命充滿仁愛之心。我要是不怕犯罪,那么你的魚網早就被我撕破了。我是安拉的臣民,服從安拉的安排。現在假如你肯釋放我,你就是我的主人,你願看在安拉的面上放了我嗎?願意跟我成為知心朋友,每天在這兒交換禮物嗎?如果每天你給我一筐葡萄、無花果、西瓜、桃子、石榴等陸地上的水果,我便拿同樣的一筐珊瑚、珍珠、橄欖石、翡翠、紅寶石等海中珍寶酬謝你。我的這個建議,不知你是否同意?”

“好的,我願意。現在咱們朗誦《法諦海》①,正式結為知心朋友吧。”漁夫同意結交,並提出結交的辦法。

漁夫和雄人魚各自背誦了《法諦海》,結為知己朋友。他把雄人魚從網中放出來時,雄人魚道:

“請問尊姓大名?”

“我叫阿卜杜拉。”

“是嗎?那你是陸地上的阿卜杜拉,我是海里的阿卜杜拉,我們同名,是朋友了。請你在這兒等我一會,我給你取一份見面禮物去。”

“明白了,遵命。”漁夫高興地說。

雄人魚躍入海中,一會兒就不見蹤影了。

漁夫後悔不該釋放他,嘆道:“我怎么知道他還來不來見我呢?如果他是藉以脫身,說好聽的話騙我呢?如果不放走他,把他拿到城中供人觀賞,帶到大戶人家去展覽,說不定倒可以撈幾個錢花呢。”他越想越懊惱,責備自己說:“我真傻!竟把到手的東西扔掉了。”

正當他左思右想後悔不已的時候,雄人魚卻突然出現了。他兩隻手握滿了珍珠、珊瑚、翡翠、紅寶石等海里的名貴珍寶,對漁夫說道:“收下吧,朋友。請別見怪,因為我沒有籮筐,不然我會給你弄一籮筐呢。今後,我們每天黎明到這兒來見面好了。”

說完,他向漁夫告辭,躍入水中消失了。

漁夫帶著雄人魚送的珍稀禮物,興高采烈,滿載而歸。他一直走到賣麵餅的阿卜杜拉爐前,頗為得意地告訴他說:

“老兄,我的運氣來了,請替我結帳吧。”

“不忙!不忙!如果你打到魚,就給我好了;要是還沒打到魚,你還是拿麵餅 去吃,取零用錢去花,等你走運時再說好了。”

“好朋友,蒙安拉賜福,我已經走運了。我一直都向你賒欠,現在給你這個作為還債,你收下吧。”

他說著把手邊的珍珠、珊瑚、紅寶石等珍寶分出部分,遞給賣麵餅的阿卜杜拉,作為酬謝,接著說道:“今天請再借給我點零花錢,等我賣了珠寶,一併償還你。”

賣麵餅的阿卜杜拉把身邊的錢統統給了漁夫,說:“我以後就是你的僕人了,願意好生服侍你。”說完把麵餅全收起來,裝在籮筐中,頭頂籮筐,送到漁夫家裡。他又到集市上,買了各種好吃的東西,送到漁夫家裡,忙忙碌碌地做飯給漁夫一家吃。他整整一天都忙於伺候漁夫的一家。

“老兄,太勞累你了。”漁夫非常感激。

”你對我有無限恩惠,我願意做你的奴婢。這是我應盡的義務呢。”

“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走投無路的時候,蒙你多關照。你的恩德,我將永生難忘。”漁夫打心眼裡感謝賣麵餅的阿卜杜拉,和他一塊兒吃喝,並留他過夜,跟他成為知己。

當晚,漁夫把自己當天的遭遇告訴了老婆。

“打到雄人魚,並和雄人魚結交的經過,”老婆囑咐漁夫道:“這一切你一定要好生保密,別叫官府知道。否則,他們會藉故逮捕你呢。”

“我對任何人都會保密,但對賣麵餅的阿卜杜拉,我卻不能不說實話。”他向老婆表明態度。

漁夫和珠寶商

第二天一早,漁夫準備好一筐水果,匆匆趕到海濱,說道:“海里的阿卜杜拉,出來吧!”

“我來了。”雄人魚突然出現在漁夫面前。

漁夫把水果遞給雄人魚。

雄人魚收下水果,跳入水中。不多久,雄人魚帶著一滿筐珍珠、寶石再次出現在漁夫面前,漁夫收下禮物後,告辭雄人魚,把一筐珠寶頂在頭上,興奮地回家。歸途中路過烤麵餅的爐前,賣麵餅的阿卜杜拉笑容滿面地對他說:

“親愛的主人啊!我給你烤了四十個甜麵包,已經送到府上了,現在我正為你做一種更好吃的糕點呢,等烤熟了就給你送去,然後再替你買肉和蔬菜好了。”

漁夫十分感激,又從筐里抓了三把珍珠寶石給他,然後就回家了。

漁夫回到家中,放下筐子,從珠寶堆中挑選了一些最名貴的,帶往珠寶市場。他找到珠寶商的頭目人,向他說:“你收購珍珠寶石嗎?”

“什麼樣的珠寶?我看一看吧。”

漁夫拿出身邊的珍珠寶石給他看。他看了之後,問道:“除此之外,你還有別的珍珠寶石嗎?”

“有的!我還有一整筐呢。”

“你住在什麼地方?”

漁夫說明了自己的住址。珠寶商拿著他的珠寶不放,並吩咐隨從:“這就是盜竊王后首飾的那個壞蛋,快把他逮起來吧。”接著隨從們打了漁夫一頓,再把他捆起來。隨後頭目人向所有珠寶商宣布:“我們抓住竊賊了。”

於是商人們議論紛紛,有的說:“張三的貨物,是這個壞蛋偷走的。”有的說: “李四家裡被偷得精光,一定也是他幹的。”他們捕風捉影,你一言、我一語,把所有的盜竊案都歸罪於漁夫。漁夫卻默默不語,不做任何辯護,由他們去誣賴。

之後,商人們把他押進皇宮去治罪。

珠寶商的頭目向國王邀功道:“啟稟陛下,王后的首飾被盜後,我們接到通知,奉命協助緝捕竊賊,比任何人都賣力,終於破了此案,替陛下捕獲了竊賊。盜犯已經帶到宮中,請陛下裁決。這是從他身上搜到的贓物。”

他說罷,獻上漁夫的珍珠寶石。

國王收下珠寶,遞給太監,吩咐道:“拿到後宮,讓王后過目,看這些珠寶是不是她丟失了的那批?”

太監趕忙照辦。

王后把珍珠寶石拿在手裡,仔細察看,愛不釋手。她對太監說:“去吧,快去稟告陛下,我的首飾已經找到了,這些珠寶不屬於我,不過它們比我那批首飾鑲嵌得還要好。求陛下別冤枉、虐待這些珠寶的主人。如果他願意出售,便請陛下把這些珠寶購下,給我們的公主鑲配簪環首飾。”

太監按王后的吩咐,急忙來找國王,把王后的話重複一遍。國王聽了,大發脾氣,把珠寶商的頭目及其同行痛罵一頓,責怪他們不該冤枉好人。珠寶商挨了罵,強辯說:“陛下,我們知道這個人原來以打魚為生,哪來這么多珠寶呢?一定是偷來的。”

“你們這伙勢利小人,難道你們認為平民就不配有財富嗎?你們為什麼不問一問他的珠寶是哪兒來的呢?或許是安拉額外賞賜他的。你們竟敢明目張胆地說他是賊,當眾侮辱他!你們這些傢伙,統統給我滾出去!”

漁夫和國王

國王攆走珠寶商,和顏悅色地對漁夫說:“打魚人,你受到安拉的賞賜,我衷心祝福你,願意保護你的生命財富。現在你必須老實告訴我,你的這些珠寶是從哪兒來的?我雖然貴為國王,可是像這樣名貴的珍珠寶石,連見也都沒見過呢。”

“陛下,像這樣的珍珠寶石,我家裡有一滿筐呢。這些珠寶呀……”漁夫把結識雄人魚和交換珠寶的經過一一講給國王聽,最後說道:“我同雄人魚約定,每天我帶一筐水果給他,他回贈我一筐珍珠寶石。”

“這是你的福份,不過,你要是沒有名譽地位,就不能保護自己的財富。我可以保護你的財富不受侵害,但是將來也許我被免職,或者死去,由別人來當國王,那時,你也許會為財而亡。因此,我想招你為附馬,讓你當宰相,規定由你繼承王位。這樣,即使我死後,你的生命財富也不會受人暗算。”

國王說完,命令侍從:“你們快帶他上澡嘗洗澡。”

侍從帶漁夫去洗澡,替他擦洗身體,拿宮服給他穿戴,然後帶他上朝,拜見國王。國王委命他為宰相,並派許多手下到漁夫家中,給他的老婆、兒子們換上華麗的衣服,讓他老婆抱著最小的兒子坐在轎中,前呼後擁地把他一家接進宮。

漁夫的九個兒子一進宮,國王一個一個地摟抱他們,讓他們坐在自己身邊。由於國王沒有兒子,只有一個公主,所以格外厚愛漁夫的幾個兒子。在後宮裡,王后也熱情款待漁夫的老婆,使她感到無比榮幸,她們親如一家。不久,國王宣布招漁夫為附馬,命法官、證人替漁夫和公主證婚,以漁夫的珠寶為聘禮,同時將城廓裝飾得煥然一新,並舉行了隆重的婚禮慶典。

國王招了附馬,非常心慰。

第二天黎明,國王從夢中醒來,依窗眺望,只見漁夫頭頂一筐水果,正要朝外走,便趕忙走到他面前,問道:“賢婿,你頭上頂的是什麼東西?你要哪兒去?”

“我帶水果去找海里的阿卜杜拉,跟他交換禮物。”

“賢婿,現在不是找朋友的時候。”

“我必須履行諾言,否則他會說我不守信用。我不是撒謊者,也不願為享樂而忘了舊交。”漁夫說明必須去會雄人魚的理由。

“你說的對,還是去會朋友吧。願安拉保佑你。”國王同意附馬去找他的朋友。

漁夫高高興興地離開王宮,前往海濱。

一路上,只聽人們議論紛紛:“這位是剛跟公主結婚的駙馬,他拿水果換珠寶去了。還有一些人以為他是賣水果的,叫住他問:“喂!水果多少錢一斤?賣給我吧!”他不想得罪人,只好隨便應付,說道;

“你等著吧,等我回來再說。”

他徑直到了海濱,和雄人魚見面,交換禮物。

賣麵餅的阿卜杜拉榮升宰相

漁夫雖然成了國王的女婿,貴為宰相,卻仍然履行諾言,每天按時去海濱和雄人魚會面,交換禮物。他每天都要路過賣麵餅的烤爐,只見鋪門緊鎖著,接連十天都沒有開門。他覺得奇怪極了,心想:“他上哪兒去了呢?”

他向鄰居打聽:“老兄,你知不知道賣麵餅的阿卜杜拉上哪兒去了?出什麼事了?”

鄰居說:“他生病了,在家躺著。”

“他家在哪兒?”漁夫打聽了地址,然後根據鄰居的指點,到了他家。

賣麵餅的阿卜杜拉聽見敲門聲,從窗戶往外看,看見漁夫頭頂籮筐,站在門前,便一骨碌跑下樓,打開了門。他撲向漁夫懷裡,緊緊地抱著他不放。

“你好嗎?朋友。”漁夫問他,“我每天從你的烤爐門前經過,看見鋪門總鎖著。我向你的鄰居打聽訊息,才知道你生病了,因此我問了你的住址,來探望你。”

“你心好,願安拉賜福你。”賣麵餅的阿卜杜拉表示感謝,“事實上我並沒有生病,只是聽說有人造你的謠,誣陷你偷竊,被國王逮捕起來,我很害怕,所以才關閉烤爐,躲在家中,不敢出去。”

“是有那么回事。”於是漁夫把珠寶商的誣賴,以及他在國王面前判明是非曲直的經過,從頭到尾,詳細說了一遍。然後他說:“國王已經招我為附馬,並委我為宰相。從今以後,你不用害怕了,今天我把這筐珠寶一齊送給你,請收起來吧。”

他安慰賣麵餅的阿卜杜拉一番,然後告辭,帶著空筐回到宮中。

“賢婿,今天你是不是沒見到你的朋友,海里的阿卜杜拉?”國王見他帶著空筐回來,滿腹疑慮。

“我見到他了。他給我的珠寶,我轉送給一個賣麵餅的朋友了,因為那個朋友曾經在我最困難的時候接濟過我。”

“那位賣麵餅的朋友是誰啊?”

“他是忠厚老實的好人。當初我生活無著,快要餓死時,全靠向他賒借,維持生命。他從來都是好言寬慰我,從不怠慢我。”

“他叫什麼名字?”

“他是賣麵餅的阿卜杜拉;我的名字是陸地上的阿卜杜拉,跟我交換禮物的那個朋友是海里的阿卜杜拉。我們是同名的好朋友。”

“我的名字也叫阿卜杜拉。”國王說:“真巧!這么說,凡屬安拉的僕人,大家都是弟兄手足了。現在你快找人把賣麵餅的阿卜杜拉請進宮來,讓我委任他左丞相的職務吧。”

漁夫遵循國王的命令,邀請賣麵餅的阿卜杜拉進宮,並陪他謁見國王。

國王賞他一套宮服,委任他為左丞相,並宣布漁夫為右丞相。

漁夫去海中旅行 漁夫每天按時帶一筐水果去海濱,向雄人魚交換禮物,這樣的日子過了一年整。

在沒有鮮果的季節,他就拿些葡萄乾、杏仁、榛子、胡桃、乾無花果等乾果去交換。他帶去的無論是鮮果或乾果,雄人魚都欣然接受,並照例回贈他一滿筐珠寶。就在交換禮物剛滿一年的那天,漁夫仍帶著水果來到海濱,交給雄人魚,他坐在岸上,同站在岸邊水中的雄人魚閒談起來。他倆越談越投機,天上、人間、海中的事無所不談,最後談到生與死。

雄人魚問道:“朋友,據說先知穆罕默德死後,埋在陸地上,你知道他的墳墓在什麼地方嗎?”

“我知道。”

“在什麼地方呢?”

“在一座被稱為麥加的城市裡。”

“陸地上的人上麥加去參觀先知的墳墓嗎?”

“是的,經常有人去參觀。”

“拜訪先知的人都能得到他的救助。你們陸地上的人,能拜謁先知的陵墓,真是幸運之至。朋友,你謁過聖陵嗎?”

“我沒謁過聖陵,因為過去我很窮,沒有盤纏去謁聖陵。直到認識你以後,蒙你賜福,我才富裕起來。現在我有條件了,我應先到麥加朝覲,然後去謁陵。這對我來說,是當然的義務了,但我還沒這么做,這是因為我太愛你了,一天也離不開你。”

“莫非你把愛我看得比謁陵還重要嗎?你不知道嗎?在麥加的先知穆罕默德力量無窮,將來總有一天,他會在安拉御前救助你,替你說情,使你得以進天堂的。難道為了貪圖享樂,你甘心拋棄謁陵這樁大事嗎?”

“不,安拉在上,謁陵這件事,對我來說是當務之急,懇求你同意我暫時離開你,讓我今年去朝覲、謁陵吧。”

“你若想去,我當然同意。你到麥加謁陵時,請替我向先知的英靈致敬,我想托你帶點禮物,拿去祭祀先知的聖陵,現在你隨我下海,我請你到我家去,並把送給先知的禮物交給你,幫我帶到麥加去。請幫我對聖靈說:‘穆聖,海里的阿卜杜拉向您致意,並送您這件禮物,懇求您將來在安拉御前福佑他。’”

“朋友,你生在水裡,長在水裡,水不會傷害你。如果你一旦離開水,來到陸地上,你的身體受得了嗎?”

“是呀,我的身體離開水,乾燥後,再經風一吹,我的生命就朝不保夕了。”

“我也和你一樣。我生在陸地,長在陸地,我若下海去,海水會灌滿我的腸胃,非把我淹死不可。”

“你不必擔心,我拿油來抹在你身上,你就不怕水了。這樣,你即使在海中生活,一切也不妨的。”

“喔,這我就放心了,你給我拿油來,讓我試試看吧。”

“好的,我去了。”雄人魚帶著水果,躍入水中,不見了。

過了一會兒,雄人魚又出現在漁夫面前,手裡捧著一種形狀跟牛油相似的脂肪。漁夫見了,問:“朋友,這是什麼?”

“這是魚肝油,是從‘丹東魚’的身上弄來的。在魚類中,這種魚身體最龐大,比你們陸地上的任何野獸都大,可以吞食駱駝、大象。這種魚常跟我們作對,是我們的死敵。”

“朋友,這種兇惡的傢伙,它們靠吃什麼生存?”

“吃海里的各種生物。你們人類不是經常以‘大魚吃小魚,小魚吃蝦米’作為人世間強欺弱的比喻嗎?難道這句諺語你沒有聽說過?”

“你說的對,但這種‘丹東魚’海里多不多?”

“多得不得了,只有安拉知道有多少。”

“我隨你下海去,如果碰上丹東魚,不是要被它們吃掉嗎?”

“別怕,因為丹冬魚一見你,知道你是人類,只會忙於逃命的。丹冬魚不怕海里的生物,只怕人類,因為人類是丹冬魚的大敵,丹冬魚一旦吃了人肉,會立即死去,人類身上的脂肪是它致命的毒素。我們收集丹冬魚的脂肪,全憑人為媒介。如果有人落水,屍體變了樣或破碎之後,被丹冬魚誤食了,它便會即刻毒發身亡。一個人到成群的丹東魚中吼叫一聲,足以一下子嚇死它們,一個也不剩。”

“我靠安拉保佑了。”漁夫欣然接受邀請,願去海中遊覽。

於是他脫下衣服,在岸上挖個洞,把衣服埋藏起來,然後用魚肝油塗遍全身,這才下海,潛入水中。他睜眼一看,舒適極了。水淹不到他,而且他行動自由,無論向前或退後,左轉或右拐,上或下都遊走自如。四面八方都圍繞著水,他好像在透明的帳篷中,非常愜意。

“朋友,你覺得怎么樣?”雄人魚關心漁夫的安全。

“很好!你的話一點也不假。”漁夫感到滿意。

“那么隨我來吧。”雄人魚帶漁夫一直向前走。

漁夫跟著雄人魚,盡情觀賞海里的美景。他所經之地,到處對峙著山嶽,各種魚鱉形狀不一,有的像水牛,有的像黃牛,有的像狗,有的像人。各種魚鱉見到他都沒命地奔逃。漁夫覺得奇怪,便問雄人魚:“朋友,我們所碰到的各種魚鱉,為什麼都紛紛逃走呢?”

“它們怕你。因為安拉創造的各種生物中,人類是最令人望而生畏的。”

漁夫隨雄人魚繼續漫遊海中,欣賞奇觀異景。他們來到一座巍峨的山嶽前面,正想走過去的時候,突聽一陣咆哮聲。漁夫抬頭一看,只見一個比駱駝還大的黑影,吼叫著從山頂上滾了下來。他大吃一驚,趕忙問雄人魚:“朋友,那是什麼東西?”

“這便是丹東魚了。它向著我們衝來,是想吃掉我。朋友,你吼一聲吧,趁它來吃我之前,你快對它吼叫吧。”

漁夫放開嗓門大吼一聲,那丹東魚果然被他的吼聲嚇死,悄無聲息地滾下海底。他看到丹東魚的下場,不禁驚喜交加,感嘆道:“讚美安拉!我沒用刀劍,手無寸鐵,而這個龐然大物竟經不起我的一聲呼喊便死去了!”

“朋友,你不必驚嘆。向安拉起誓,這種傢伙,即使有成千上萬之眾,它們也經受不住人類的一聲吼叫。”雄人魚說著,帶著漁夫來到一座海底的城市。

漁夫見城中的居民都是女人,沒有一個男人,便問雄人魚:“朋友,這是什麼地方?這些女人是做什麼的?”

“這是婦女城,因為城中的居民都是女人,所以被稱為婦女城。”

“她們有丈夫嗎?”

“沒有。”

“沒有丈夫,她們怎么懷孕、生孩子呢?”

“她們是被國王流放到此地的。她們不懷孕,也不生育。海里的婦女們,凡是觸怒國王的,都要送到這座城裡禁閉起來,終身不許出去。誰偷偷溜出城去,任何動物都可以吃掉她。除此城外,其它的城市都是男女同居的。”

“海里還有別的城市嗎?”

“多著呢。”

“海里也有國王嗎?”

“有。”

“朋友,海里的奇觀異景,可真是夠多的呀!”

“你所看見的,只是很少一部分。所謂‘海中美景勝比陸地’這句老話,難道你沒聽說過?”

“你說的對。”漁夫邊答邊仔細觀看城中的女人們,她們一個個美麗得如一輪明月,長髮披肩。所不同的是,她們的手足都長在肚子上,下身是一條魚尾巴。

漁夫隨雄人魚離開婦女城後,又被帶到另一座城市中。那兒到處都是人群,男女老幼,形貌都跟婦女城中的女人相似,每人都有一條尾巴。他們全都赤身裸體,不穿衣服,也不見做買賣的市場。

漁夫問雄人魚:“朋友,這裡的人怎么都裸露身體,不穿衣服?”

“喔,因為海中沒有棉布,也不會縫衣服。”

“你們怎樣結婚呢?”

“許多人根本不結婚,只要男的看中誰,便跟她同居。”

“這是不合法的。為什麼你們不根據教法,先向女方求婚,送給她聘禮,然後舉行婚禮,最後結成夫妻呢?”

“因為海里的人信奉很多種宗教。有信奉伊斯蘭教的穆斯林;有基督教徒;有猶太教徒;還有其它各種拜物教。時興婚配的,僅僅是穆斯林而已。”

“你們既不穿衣服,也不做生意,那娶親時,你們用什麼作聘禮?用珍珠寶石嗎?”

“珍珠寶石對我們來說,像石頭一樣,一錢不值。穆斯林中誰要娶親,只要去打一批各式各樣的魚類,一般是一千或兩千條,也有更多一點的,總之由他本人和岳丈協商決定。捕足魚後,男女雙方的家人和親朋好友便聚在一起,舉行婚禮宴會,送新郎入洞房,新郎新娘便正式結為夫妻。結婚後,一般由丈夫打魚供養妻子,要是丈夫無能,便由妻子捕魚供養丈夫。”

“假若男女之間發生通姦這類醜事,那怎么辦?”

“如果通姦的主犯是女方,她就被送往婦女城禁閉起來;假若她是孕婦,就要等孩子生下來後才執行。要是生下女兒,就得隨母親一起進婦女城,被稱為‘淫婦的私生女’,讓她老死在那裡;如果生下的是兒子,便被送到王宮中,國王會殺死他。”

漁夫聽了懲罰淫婦的辦法,感到十分詫異。後來雄人魚又帶他到別的城市去遊山玩水。

雄人魚之家

雄人魚帶著漁夫走過一城又一城,盡情地觀賞遊覽,共遊覽了八十座大小城市。每個城市各有不同的風貌。他好奇地問雄人魚:“朋友,海中還有其它的城市嗎?”

“有的。我帶你看的城市,只是我家鄉一帶的。海中的城市數不勝數,即使用一千年的時間,每天帶你參觀一千座城市,每座城市讓你看一千種奇觀,那么,你所看見的也還不到海中奇城美景的二十四分之一呢。”

“既然如此,那我們的參觀遊覽就到這兒吧。因為這些城市和奇觀,已經讓我心滿意足了。還有在吃的方面,我跟你在一塊,八十天來,每天早晚都是不燒不煮的魚,我可吃厭了。”

“你說的燒、煮,那是怎么一回事呀?”

“所謂燒、煮,是我們的烹調方法。比如一條魚吧,我們把它放在火上,用燒或煮的辦法,就能做成各種各樣不同口味的食品呢。”

“我們生活在海中,到哪兒去找火?我們也不知道這些方法,所以吃的都是生魚。”

“我們需用橄欖油或芝麻油煎魚,吃起來味道好極了。”

“我們這兒也沒有橄欖油、芝麻油,我們生長在海中,許多人世間的事情我們都不知道。”

“是的。這次你帶我遊覽了不少城市,只是你的家我還沒去過呢。”

“我們現在離我居住的城市還很遠很遠,它就在我帶你下海的那一帶。我帶你跑這么老遠,只想讓你多參觀一些海中城市罷了。”

“我參觀了這么多城市,已經夠了。現在我只想到你居住的那座城市看一看。” 漁夫說出了他的願望。

“好的,我這就帶你去。”雄人魚說著帶漁夫往回走。走啊、走啊。終於來到一座城市前。他對漁夫說:“喏!我就住在這座城裡。”

漁夫一看,這城比他參觀過的城市都要小。雄人魚帶他入城,來到一個洞前,指著說:“這就是我的家,這座城市中的住宅,都是些大大小小的山洞,海中的住宅差不多都是這樣。海中的人要安家,必須先向國王請示,說明願在什麼地區定居,國王便派一隊叫做‘浪戈爾’的魚類去他定居的地方,幫他蓋房。它們用尖硬的利嘴啄好山洞,蓋成房屋。它們不要報酬,只讓主人捕魚作為它們的口糧。等居室啄成之後,主人就有了住處。海中人的居住、交往都是如此,彼此之間饋贈和酬勞一般總離不開魚類。”雄人魚解釋一番,接著說:“請進我的家吧。”

漁夫隨雄人魚走進屋去,只聽他喊道:“孩子!”隨著他的呼喚聲,他的女兒出來了,她有一張美麗如明月的臉蛋,一雙黝黑的大眼睛,身段苗條,臀部肥大,披著長發,拖著魚尾巴,全身一絲不掛。她一見漁夫,便問她父親:

“爸爸!跟你在一起的這個禿尾巴人,他是誰呀?”

“這是我結交的陸地上的朋友。我每天給你帶來的水果,就是他送給我的。你過來向他問好吧。”

她果然聽話,親切地向漁夫請安問好。

雄人魚對女兒說:“貴客光臨,是我們的福氣!你快去準備飯菜款待客人吧。”

她一會兒便端出兩條羊羔一般大的魚。雄人魚對漁夫說:“你請吃吧。”

漁夫雖然吃膩了魚肉,可是飢腸轆轆,別無選擇,只得硬著頭皮嚼魚肉充飢。這時候,雄人魚的老婆帶著兩個小兒子回家來。她長得雍容美麗,她的兩個兒子每人手中拿著一尾魚娃,像陸地上的小孩啃胡瓜似的,吃得很香甜。她一見漁夫和她丈夫在一起,便隨口問道:“這個禿尾巴是什麼呀?”於是她和兩個兒子以及她的女兒,都好奇地打量漁夫的屁股,笑得直不起腰來,嚷道:

“喲!安拉在上,他竟是一個禿尾巴人呀!”

“朋友,你帶我到你家來,存心讓你老婆兒女取笑我嗎?”漁夫抗議。

“對不起!朋友。因為我們這裡沒有不長尾巴的的,所以碰到禿尾巴人,總是被帶進宮去,供國王開心取樂。我的兒女年幼無知,內人見識短淺,你別跟她們計較。”雄人魚向漁夫解釋、道歉一番,隨即大聲斥罵家人:“你們給我住嘴!”

他又好言安慰漁夫,消除了漁夫心中的不滿。

漁夫見到海里的國王

雄人魚正勸慰漁夫,向他賠禮道歉時,突然有十個莽漢闖進家中,衝著雄人魚道:“國王得到報告,說你家來了一個禿尾巴人,這是真的嗎?”

“不錯,喏!就是他。”雄人魚毫不掩飾地指著漁夫回答道:“他是我的朋友,上我家來作客,一會兒我就送他回陸地去。”

“我們一定要帶走他,好向國王交差。如果你有話要說,請隨我們一起進宮,去和國王講好了。”

“朋友,”雄人魚回頭對漁夫說,“對不起!我沒法違反國王的命令。請吧!我陪你一起去見國王。安拉保佑,我會在國王面前替你說情的。你別怕!國王看見你,知道你是從陸上來的,一定會尊敬你,放你回陸地去的。”

“就按你說的辦吧。”漁夫同意去見國王,“安拉保佑!我們走吧。”

雄人魚、漁夫隨莽漢們去王宮。國王一見漁夫,不由大笑一陣,然後說道:“ 歡迎你,禿尾巴人。”國王左右的人也都哈哈大笑,嚷道:“快看啦!他真是一個禿尾巴人哪!”取笑聲中,雄人魚不緊不慢地走到國王面前,說道:“這位是生長在陸地上的人,是我的好朋友。他不習慣跟我們在一起生活,因為他只吃燒烤或煮熟的魚肉。懇求陛下開恩,讓我送他回陸地去吧。”

“既然他不願意在海中逗留,我就答應你。等我設宴招待他後,你再送他回去吧。”國王答應雄人魚的要求,隨即吩咐道:

“你們快去拿飲食來招待客人。”

國王的侍從聽從命令,馬上擺出各式各樣的魚肉,把漁夫當上賓招待。漁夫榮幸地作了國王的客人,飽餐了一頓。

國王問他道:“你希望我賞你什麼呢?只管說吧。”

“懇求陛下賞賜我珍珠寶石吧。”漁夫向國王討賞。

“你們帶他到珠寶庫去,讓他隨便挑選吧。”國王欣然答應漁夫的要求,漁夫和雄人魚一道來到國王的寶庫中,挑選了許多名貴珠寶,滿載而歸。

雄人魚和漁夫絕交

雄人魚領漁夫離開京城,回到自己的家。在送漁夫返回陸地之前,他取出一個包裹,遞給漁夫,說道:“請收下這個包裹,幫我帶往麥加,這是送給先知穆罕默德的一點薄禮,表示我對他的敬仰之情。”

漁夫收下了他的禮物,但不知裡面裝的是什麼。

雄人魚送漁夫返回陸地,歸途中經過一個地方,漁夫看見那裡的人們歡呼、歌唱、大擺筵席,人們成群結隊,載歌載舞,好像是辦什麼喜事。他好奇地問雄人魚道:“他們這么高興,是不是在辦娶親的喜事?”

“不!他們不是娶親,而是死了人在辦喪事呢。”

“你們這兒死了人,還要聚眾慶賀嗎?”

“是的,我們這兒是這樣的。可你們那兒怎樣呢?陸地上死了人,是什麼樣的情形?”雄人魚也好奇地打聽陸地上的情況。

“我們陸地上死了人,親戚朋友都為死者悲哀哭泣,尤其是女人們,總是打自己的耳光,撕破身上的衣服,一個個哭得死去活來。”

“把我托你送先知的禮物還給我。”雄人魚睜大眼睛瞪著漁夫說。

雄人魚要回禮物,和漁夫一起上岸後,突然果斷地對他說:“我決心跟你絕交了!從今天起,咱們一刀兩斷!”

“你這是什麼意思?”漁夫感到莫名其妙。

“你們生長在陸地上的人類,不是安拉的附屬物嗎?”

“不錯,是安拉的附屬物呀。”

“可是安拉收回他的附屬物時,你們卻不願意,甚至於痛哭流涕。既然如此,我怎能把送先知的禮物託付給你呢?反過來,你們每逢生子,便歡樂無比,其實新生者的靈魂,原也是安拉的暫存物,而安拉取回他的暫存物時,你們為什麼不願意,並為此發愁、哭泣呢?這樣的話,跟你們陸地上的人類結交,對我們來說,大可不必。”

雄人魚說完,扔下漁夫,潛入水裡,頃刻消失了。

漁夫把埋在岸邊的衣服刨出穿上,帶著珍珠寶石,滿載而歸。

國王喜出望外地前去迎接他,親切地問候他道:“賢婿,你好嗎?你為什麼去了那么久才回來呢?”

漁夫把他去海里遊覽的經歷講了一遍。國王聽了感到驚奇,羨慕不已。最後漁夫把雄人魚和他絕交的事告訴了國王。國王聽後,埋怨道:“你告訴他陸地上的情況,這可是你的錯誤呀!”

漁夫阿卜杜拉想念雄人魚,繼續每天去海濱。他呼喚雄人魚,希望跟他和好,和他交換禮物,但卻再也聽不到他的回聲,也看不到他的蹤影了。

漁夫阿卜杜拉不厭其煩,從宮裡到海濱,又從海濱到宮中,每天來回一趟。經過了漫長的一段時間,他知道希望已成泡影,這才斷了念頭,不再徒勞往返。

他跟岳父母、妻室兒女一起,在宮中舒適、快樂地生活著,一直到老。

①《法諦海》:《古蘭經》第一章

更多一千零一夜

猜你喜歡

更多一千零一夜

隨便看看

名言佳句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