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伯倫經典散文詩_詩歌大全_名言佳句大全

名言佳句好句子大全

心情文章 情感文章 傷感文章 愛情文章 現代散文 優美散文 抒情散文 愛情散文
名言佳句大全 > 現代詩歌 > 詩歌大全 > 正文

紀伯倫經典散文詩

1、死(先知)
於是愛爾美差開口了,說,現在我們願意問"死"。
他說:
你願知道死的奧秘。
但是除了在生命的心中尋求以外,你們怎能尋見呢?
那夜中張目的梟鳥,他的眼睛在白晝是盲瞎的,不能揭露光明的神秘。
假如你真要瞻望死的靈魂,你應當對生的肉體大大地開展你的心。
因為生和死是同一的,如同江河與海洋也是同一的。

在你的希望和願欲的深處,隱藏著你對於來生的默識;
如同種子在雪下夢想,你們的心也在夢想著春天。信賴一切的夢境吧,因為在那裡面隱藏著永生之門。
你們的怕死,只是像一個牧人,當他站在國王的座前,被御手恩撫時的戰慄。
在戰慄之下,牧人豈不因為他身上已有了國王的手跡而喜悅么?
可是,他豈不更注意到他自己的戰慄么?

除了在風中裸立,在日下消融之外,死還是什麼呢?
除了把呼吸從不停的潮汐中解放,使他上升,擴大,無礙地尋求上帝之外,"氣絕"又是什麼呢?
只在你們從沉默的河中啜飲時,才真能歌唱。
只在你們達到山巔時,你們才開始攀援。
只在大地索取你們的四肢時,你們才真正地跳舞。

2、美(先知)】
於是一個詩人說,請給我們談美。
他回答說:
你們到處追求美,除了她自己做了你的道路,引導著你之外,你如何能找到她呢?
除了她做了你的言語的編造者之外,你如何能談論她呢?
冤抑的、受傷的人說:"美是仁愛的,和柔的,
如同一位年輕的母親,在她自己的光榮中半含著羞澀,在我們中間行走。"
熱情的人說:"不,美是一種全能的可畏的東西。
暴風似地,撼搖了上天下地。"
疲乏的,憂苦的人說:"美是溫柔的微語,在我們心靈中說話。
她的聲音傳達到我們的寂靜中,如同微暈的光,在-陰-影的恐懼中顫動。"
煩躁的人卻說:"我們聽見她在萬山中叫號,
與她的呼聲俱來的,有獸蹄之聲,振翼之音,與獅子之吼。"
在夜裡守城的人說:"美要與曉暾從東方一同升起。"
在日中的時候,工人和旅客說:"我們曾看見她憑倚在落日的窗戶上俯視大地。"
在冬日,阻雪的人說:"她要和春天一同來臨,跳躍于山峰之上。"
在夏日的炎熱里,刈者說:"我們曾看見她和秋葉一同跳舞,我們也看見她的發中有一
堆白雪。"
這些都是他們關於美的談說。
實際上,你卻不是談她,只是談著你那未曾滿足的需要。
美不是一種需要,只是一種歡樂。
她不是乾渴的口,也不是伸出的空虛的手,卻是發焰的心,陶醉的靈魂。
她不是那你能看到的形象,能聽到的歌聲,卻是你雖閉目時也能看見的形象,雖掩耳時
也能聽見的歌聲。
她不是犁痕下樹皮中的液汁,也不是在獸爪間垂死的禽鳥。
卻是一座永遠開花的花園,一群永遠飛翔的天使。
阿法利斯的民眾呵,在生命揭露聖潔的面容的時候的美,就是生命。但你就是生命,你也是面紗。
美是永生攬鏡自照。
但你就是永生,你也是鏡子。

3、逸樂(先知)
於是有個每年進城一次的隱士,走上前來說:給我們談逸樂。
他回答說:逸樂是一闋自由的歌,
卻不是自由。是你的願望開出的花朵,
卻不是結下的果實。是從深處到高處的招呼,
卻不是深,也不是高。是關閉在籠中的翅翼,
卻不是被圍繞住的太空。
噫,實話說,逸樂只是一闋自由的歌。
我願意你們全心全意地歌唱,我卻不願你們在歌唱中迷戀。
你們中間有些年輕的人,尋求逸樂,似乎這便是世上的一切。他們已被裁判、被譴責了。
我不要裁判、譴責他們,我要他們去尋求。
因為他們必會找到逸樂,但不止找到她一個人;
她有七個姊妹,最小的比逸樂還嬌媚。
你們沒聽見過有人因為要挖掘樹根卻發現了寶藏么?
你們中間有些老人,想起逸樂時總帶些懊悔,如同想起醉中所犯的過失。
然而,懊悔只是心靈的蒙蔽,而不是心靈的懲罰。
你們想起逸樂時應當帶著感謝,如同秋收對於夏季的感謝。但是假如懊悔能予他們以安
慰,就讓他們得到安慰罷。

你們中間有的不是尋求的青年人,也不是追憶的老年人;
在他們的畏懼尋求與追憶之中,他們遠離一切的逸樂,他們深恐疏遠了或觸犯了心靈。
然而,他們的放棄就是逸樂了。
這樣,他們雖用震顫的手挖掘樹根,他們也找到寶藏了。
告訴我,誰能觸犯心靈呢?
夜鶯能觸犯靜默么,螢火能觸犯星辰么?
你們的火焰和煙氣能使風感到負載么?
你們認為心靈是一池止水,你能用竿子去攪撥它么?

常常在你拒絕逸樂的時候,你只是把欲|望收藏在你心身的隱處。
誰知道在今日似乎避免了的事情,到明日不會再浮現呢?
連你的身體都知道他的遺傳和正當的需要而不肯被欺騙。你的身體是你靈魂的琴,
無論他發出甜柔的音樂或嘈雜的聲響,那都是你的。
現在你們在心中自問:"我們如何辨別逸樂中的善與不善呢?"
到你的田野和花園裡去,你就知道在花中采蜜是蜜蜂的娛樂;但是,將蜜汁送給蜜蜂也
是花的娛樂。
因為對於蜜蜂,花是它生命的泉源,對於花,蜜蜂是它戀愛的使者,對於蜂和花,兩下
里,娛樂的授受是一種需要與歡樂。

阿法利斯的民眾呵,在娛樂中你們應當像花朵與蜜蜂。

4、祈禱(先知)
於是一個女冠說,請給我們談祈禱。
他回答說:
你們總在悲痛或需要的時候祈禱,我願你們也在完滿的歡樂中和豐富的日子裡祈禱。

因為祈禱不就是你們的自我在活的以太中的開展么?
假若向太空傾吐出你們心中的黑夜是個安慰,那么傾吐出你們心中的曉光也是個歡樂。
假若在你的靈魂命令你祈禱的時候,你只會哭泣,她也要從你的哭泣中反覆地鼓勵你,
直到你笑悅為止。
在你祈禱的時候,你超梵谷舉,在空中你遇到了那些和你在同一時辰祈禱的人,那些除
了祈禱時辰之外你不會遇到的人。
那么,讓你那冥冥的殿宇的朝拜,只算個歡樂和甜柔的聚會罷。
因為假如你進入殿宇,除了請求之外,沒有別的目的,你將不能接受。
假如你進入殿宇,只為要卑屈自己,你也並不被提高。
甚至於你進入殿宇,只為他人求福,你也不被嘉納。
只要你進到了那冥冥的殿宇,這就夠了。

我不能教給你們怎樣用言語祈禱。
除了它通過你的嘴唇所說的它自己的言語之外,上帝不會垂聽你的言語。
而且我也不能傳授給你那大海、叢林和群山的祈禱。
但是你們生長在群山、叢林和大海之中的人,能在你們心中默會它們的祈禱。
假如你在夜的肅默中傾聽,你會聽見它們在嚴靜中說:
"我們自己的‘高我'的上帝,您的意志就是我們的意志。
您的願望就是我們的願望。
您的神力將您賜給我們的黑夜轉為白日。
我們不能向您祈求什麼,因為在我們動念之前,您已知道了我們的需要。
我給您的是我們的需要。在您把自己多賜予我們的時候,您把一切都賜予我們了。"

5、善惡(先知)
於是一位城中的長老說,請給我們談善惡。
他回答說:
我能談你們的善性*,卻不能談你們的惡性*。
因為,什麼是"惡",不只是"善"被他自身的饑渴所困苦么?
的確,在"善"飢餓的時候,他肯向黑洞中覽食,渴的時候,他也肯喝死水。

當你與自己合一的時候便是"善"。
當你不與自己合一的時候,卻也不是"惡"。
因為一個隔斷的院宇,不是賊窩,只不過是個隔斷的院宇。
一隻船失了舵,許會在礁島間無目的地飄蕩而卻不至於沉到海底。
當你努力要犧牲自己的時候便是"善"。
當你想法自利的時候,卻也不是"惡"。
因為當你設法自利的時候,你不過是土裡的樹根,在大地的胸懷中啜吸。
果實自然不能對樹根說:"你要像我,豐滿成熟,永遠貢獻出你最豐滿的一部分。"
因為,在果實,貢獻是必需的,正如吸收是樹根所必需的一樣。
當你在言談中完全清醒的時候,你是"善"的。
當你在睡夢中,舌頭無意識地擺動的時候,卻也不是"惡"。
連那失錯的言語,有時也能激動柔弱的舌頭。

當你勇敢地走向目標的時候,你是"善"的。
你顛頓而行,卻也不是"惡"。
連那些跛者,也不倒行。
但你們這些勇健而迅速的人,要警醒,不要在跛者面前顛頓,還自以為仁慈。

在無數的事上,你是"善"的;在你不善的時候,你也不是"惡"的。
你只是流連,荒亡。
可憐那糜鹿不能教給龜鱉快跑。
在你冀求你的"大我"的時候,便隱存著你的善性*:
這種冀求是你們每人心中都有的。
但是對於有的人,這種冀求是奔越歸海的急湍,挾帶著山野的神秘與林木的謳歌。
在其他的人,是在轉彎曲折中迷途的緩流的溪水,在歸海的路上滯留。
但是不要讓那些冀求深的人,對冀求淺的人說:"你為什麼這般遲鈍?"
因為那真善的人,不問赤裸的人:"你的衣服在那裡?"也不問那無家的人:"你的房子
怎樣了?"

更多詩歌大全

猜你喜歡

更多詩歌大全

隨便看看

名言佳句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