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 主頁 > 雜文區 > 英語不規則動詞的規則起源

英語不規則動詞的規則起源

學習過英語的人都曉得,關於英語字彙中最令人困擾的,就是那套十分複雜的「不規則動詞」了。比如英語動詞「eat(吃)」這個字,當我們因描述情境改變而要將它轉成過去式、或過去分詞時,並不是像「規則動詞」一般單純地在字尾加上「-ed」,而是要分別改成拼寫和讀法都變化的「ate、eaten」。再如「bring(攜帶)」的過去式和過去分詞,則是毫無由來地嵌入「-gh-」,成為另一個新的字彙「brought」。至於像「sing(歌唱)」,則是分別變化它原始的元音,一一改成了「sang、sung」。所以一般在學習的過程當中,教師通常都會要求學生,直接將這些不規則動詞「整套硬背下來」就是了。

然而自從 TG 開始閱讀一些跟語言發展相關歷史的資料之後,便建立了一種「根深柢固」的概念︰所有在書寫與讀法上的不規則,在一開始應該都有它的道理或規則存在,否則當時也不會有人如此使用,更不會流存到今天下來。但是人類的語言是一直在轉變的,當時間累積到一定數量之後,原本的語言或文字設計可能已經開始流轉,但文化累積的「包袱」將抗拒後來的改變;久而久之,過去的「規則」早已不成規則,造成後人必須以特別的方式去記憶這種「不規則」的情況。像 TG 過去曾在電子報中提過,關於現代漢語普通話的「破音字」問題(《由「可汗」一詞談「名從主人」原則》),或是英語當中的不發音字母 –gh- 問題(《從不發音的字母談起》)。至於英語的不規則動詞,TG 相信它在起初應該也有其道理存在才是。

前兩個星期,TG 在圖書館中讀到孫述宇所著的《古英語》(國立編譯館出版)一書,才對英語中所謂的不規則動詞有了另一層的認識。我們先來談談英語史發展的三個重要分期。

現代的學者習慣上將英語分成「古英語(Old English、OE,約十二世紀前)」、「中古英語(Middle English、ME,約十二至十六世紀)」和「現代英語(Modern English、MnE,約十六世紀以後)」三個一脈傳承的大類別(小類別就不談了……)。若要粗略地談,我們今天所謂「標準英語」的書面寫法,有絕大部分是改良自中古英語而來。而 TG 從資料中發現到,許多我們現代英語的特別拼法,其實都是抄錄自中古英語的多種異寫型態。

中古英語到現代英語

比如像元音字母組「ee」、「ea」,現代英語通常規定發長音的 [i:](依),比如像「tee」、「feet」、「teeth」、「ear」,但它在中古時期只不過代表長音的 [e:](欸),這是發生在中古英語後期的階段,將原本字母所直接代表的音值,轉成另一個舌位較高的元音狀態,這就是所謂的「元音大轉移」。然而,我們偶爾會遇到一兩個沒有轉音的詞,比如像「steak(牛排)」、「break(打破)」、「great(巨大的)」就保留了原始的發音 [ste:k]、[bre:k]、[gre:t],而不照新的轉音規則讀成 [sti:k]、[bri:k] 和 [gri:t];雖然這當中有它的潛在性規則,但一般而言,學生還是得用死背的方式將它視為「例外」。

除了「ee」、「ea」外,現代英語拼法中,還有許多元音字母組,在中古時代表著某一長元音。比如像「oo」中古代表長音 [o:],「ou」在中古代表長音 [u:]。於是「tooth」的中古讀音是 [to:θ](透斯)而非今日的 [tu:θ](吐斯),「house」的中古讀音是 [hu:se](戶色)而非今日的 [haus](號斯)。至於單一元音字母 a、e、i、u、o 便「照字發音」就是了,一點也不需要藉由音標的協助就可得到正確的發音。現代英語拼字法則多半繼承了中古英語的寫法,但發音轉變得太大了,造成今日英語有太多字母不能配合的情況出現。

至於像許多字母不發音的情況︰字尾 e 不發音(如 come 只有一個音節)、複合輔音中的前音消失(如 knife、write 的首字母不讀)、中間與字尾的氣音不發音(如 through、high、night 的 gh 沒有作用),都是中古轉現代英語時,許多字母發音丟失的結果。

古英語到中古英語

我們再從中古英語的觀點,看看它與古英語的關係。如上所述,中古英語是用「元音組合」的方式,來代表某一元音音值的長短。如用「oo」和「o」區分長短的發音「歐」,但古英語的書寫上卻用另一種「變音符號」——在該元音字母上加上一短橫槓來表示。舉上面同樣的例子,「」和「o」就分別表示長元音和短元音;當它們進入中古英語時,變音符號消失,就以連續的字母組來代表長元音了。

另一項重要的中古接續古英語後的差異,便是「複合元音(diphthong)」的讀法簡化。古英語有複合元音,並按步就班地書寫下來。比如像古英語的「ea」是要讀成兩個元音 [e]-[a];但進入中古後,它就跟古英語的長元音「」的改寫「ee」混同了。所以「ee」和「ea」雖然來源不同(一個是長元音的改寫、另一個則是複合元音),但到中古英語全都讀成了長元音 [e:]。

古英語

古英語屬於原始日耳曼語的西支。它的書面拼字法相當規則,「見字發音」即可(語言學家多麼喜愛這套書寫系統呀……)。而它對於元音字母(a、、e、i、o、u、y)有兩套相互對應的長短音表示方式︰短音一般不加任何符號,而長音則在短音字母上頭加寫一橫槓;元音還有複合元音︰ea、eo、ie、a、o和e。輔音部分則與今日英語大體相同,最大的差異便是輔音字母「þ」,它的音值相當於今日英語清濁的「th」,並在古英語後期便逐漸廢用了。

在古英語中,對於詞形的變化,有一項就是元音的變化規則。元音除了舌位的高低(開口的大小)之外,還有發音部位的「前後」問題。(岔個題,這與今日德文字母中,「a」、「o」、「u」是「後元音」,當我們分別在其上加上兩點的Umlaut 變音符號,就成了同舌位的「前元音」「ä」、「ö」、「ü」。這就是德文變音音值的規則。)

古英語既然同為日耳曼語系的西部分支,所以它也遵循著某些詞型改變的變音規則。比如像今日英語中的「tooth(牙齒)」、「foot(腳)」、「mouse(鼠)」、「goose(鵝)」,它們從單數原型改成複數時要寫成「teeth」、「feet」、「mice」和「geese」,其實這是從古英語直接流傳下來的結果。古英語的「牙齒」單數型作「tþ」,而後元音 o 在古英語元音「向前移動」的規則中是要變成前元音 e 的,因此「tþ」的複數型便成了「tþ」;同理,古英語的「腳」作「ft」,複數自然就成了「ft」。而古英語的「鼠」作「ms」,而 u 向前轉音是 y(相當於普通話的撮口呼「於」),所以它的複數型就是「ms」。我們兩相對照之下,發現以上三組,有的是寫法不變、讀法改變,有的是寫法改變、以配合讀音不變。

在古英語中,名詞、形容詞、動詞都有這種「元音轉移」的現象。但在現代英語中,絕大部分的名詞都已不再搞這種「元音前移」代表複數的作法了,大體上都是規則地在字尾加上「-s」或配合發音在字尾加「-es」;而形容詞的音變更少,頂多就是「比較級」(如 old、elder 這種即將消逝的老派用法)還有一點點蛛絲馬跡的殘跡。但學習英語的學子都曉得,「不規則動詞」至今仍是相當大的一部分。這種稀奇古怪的千變萬化,其實這有許多也是從古英語的動詞變化所留下來的。

古英語的動詞大體上可分為兩種︰強動詞和弱動詞。強動詞會遵循七個種類的規則,直接改變動詞原型的元音;而弱動詞有三個類別,一般則是字尾附加「-ed」或「-od」。然而現代英語的「不規則動詞」真的對應古英語的「強動詞」嗎?TG 將許多字列出來比對,發現情況比原先預想的要複雜多了。一般而言,今天不規則動詞中,有元音變換的情況(如 sing、sang、sung)大部分是從古英語的強動詞而來(當然,不是全部),而沒有元音變換的(如 make、made、made)則可能是從弱動詞而來的。

雖然古英語的「強動詞」過去型態的元音變化,每一種都有它的道理。但TG 在此不詳述它們各自的轉換規則,直接列出它的過去式、過去分詞。另外我們必須要注意的一點,除了 OE(古英語 = OE)的讀法必須遵守「一個字母發一個音」的原則,而 ME(中古英語 = ME)基本上也是見字發音,除了複合元音的簡化之外(如前述的 ou 在中古讀成長音的 [u:])。以下我們就來看看英語常見的幾個不規則動詞,並看看它們與古英語的對應︰

  1. sing(歌唱)︰OE 字根 sing-,過去式 sang/ sungon,過去分詞 sungen,強動詞。現代英語的 sang、sung,在書面文字上與古英語對應得十分完美(除了現代英語省略了原來的 –on、-en 之外)。


  2. write(寫)︰OE 字根 wrt-,過去式 wrt/ writon,過去分詞 written,強動詞。現代英語的過去式 wrote 從 writon 元音倒置而來(o 取代 i),過去分詞 written 則是直接與古英語對應。


  3. break(打破)︰OE 字根 brec-,過去式 brc/ brcon,過去分詞 brocen,強動詞。現代英語的原型 break,是 ME 將 OE 的元音「拉長」之後的寫法(中古音 [bre:k]),現代英語的過去式 broke 是從brcon元音倒置而來(o 取代 ),現代英語的過去分詞 broken 則完全對應古英語。


  4. eat(吃)︰OE 字根 et-,過去式 t/ ton,過去分詞 eten,強動詞。現代英語的原型 eat,是 ME 將OE 的元音拉長之後的寫法(中古音 [e:t]),現代英語的過去式 ate 對應古英語t,現代英語過去分詞 eaten 對應古英語過去分詞(除了元音拉長之外)。


  5. fall(落下)︰OE 字根 feall-,過去式 foll/ follon,過去分詞 feallen,強動詞。現代英語原型 fall 是從 ME 將 OE 的複元音 o改寫而來,現代英語的過去式 felt 則是源自古英語的 foll 的複元音簡化成 fell、並受「弱動詞」(參看後面的敘述)字尾規則影響成了 felt,現代英語的過去分詞 fallen 則對應古英語的過去分詞。


  6. find(發現)︰OE 字根 find-,過去式 fand/ fundon,過去分詞 funden,強動詞。現代英語的過去式與過去分詞皆為 found,中古音為「拉長」的元音 [fu:nd],從古英語的過去分詞而來。


  7. freeze(結冰)︰OE 字根 fros-,過去式 fras/ fruson,過去分詞 frosen,強動詞。現代英語的原型 freeze 是 ME 將 OE的複元音 o改寫成單長元音 ee 而來,現代英語過去式 froze 從古英語 fruson元音倒置而來(o 取代 u),現代英語的過去詞 frozen 則對應著古英語。


  8. take(拿取)︰OE 字根 tac-,過去式 tc/ tcon,過去分詞 tacen,強動詞。現代英語的過去式 took 直接對應古英語的 tc,現代英語的過去分詞 taken 直接對應古英語的 tacen。


  9. know(知道)︰OE 字根 cnw-,過去式 cnow/ cnowon,過去分詞 cnwen,強動詞。現代英語的原型 know 元音是由古英語中,「aw」的前者受到後者的同化而成了長元音 [o:];現代英語的過去式 knew 則是從古英語 cnow 元音簡化而來;現代英語的過去分詞 known 則是受到「同型類比」,從原型直接加上 –en 字尾成了 knowen、再簡化成 known。


  10. fight(戰鬥)︰OE 字根 feoht-,過去式 feaht/ fuhton,過去分詞 fohten,強動詞。這個字的現代英語演變比較特別,現代英語的原型 fight 是從 OE 複元音 oe 舌位提升成為 i,而現代英語的過去式、過去分詞,則是從 OE 的過去式 fuhton 依照「弱動詞」的方式並加以簡化,而同樣變成今日的 fought。


  11. 整理以上的典型,我們還可以找到「swim(游泳,OE 字根 swimm-)、swam、swum」與上述的第一點「sing」是相同的源由。

    bear(承擔,OE 字根 ber-)、bore、born」,與「speak(談論,OE 字根 sprc-)、spoke、spoken」,以及「steal(偷竊,OE 字根 stl-)、stole、stolen」,跟上述的第三點「break」是遵循同樣的變音與元音倒置流轉。

    drive(駕駛,OE 字根 drf-)、drove、driven」與第二點「write」有同樣的變化典故。

    blow(吹拂,OE 字根 blaw-)、blew、blown」,「grow(生長,OE 字根 grw-)、grew、grown」則與第九點的「know」相同。

    choose(選擇,OE 字根 cos-)、chose、chosen」與第七點「freeze」的變化程序(長元音改寫、元音倒置)相同。

    接下來,我們再來看看現代英語不規則動則是源自於 OE 「弱動詞」的部分。OE 弱動詞的過去式、過去分詞,是將動詞原型語尾加上 –ed 或 –od 而成,變音只偶爾出現。

  12. leave(離開)︰OE 字根 lf-,過去式 lfde,過去分詞 lfed,弱動詞(這是我們這篇範例中的第一個弱動詞)。現代英語的原型 leave 是從 ME 將 OE 的長元音 改寫成 ea 而來;現代英語的過去式、過去分詞同為 left,係從古英語發音簡化語尾而來。


  13. feed(餵養)︰OE 字根 fd-,過去式 fde,過去分詞 fded,弱動詞。現代英語的原型 feed 是從ME 將 OE 的長元音 改寫成 ee 而來;現代英語的過去式、過去分詞同為 fed,係從古英語發音簡化語尾而來。


  14. keep(保持)︰OE 字根 cp-,過去式 cpde,過去分詞 cped,弱動詞。現代英語的原型 keep 是從ME 將 OE 的長元音 改寫成 ee 而來;現代英語的過去式、過去分詞同為 kept,係從古英語發音簡化語尾而來。


  15. have(擁有)︰OE 字根 habb-,過去式 hfde,過去分詞 habbende,弱動詞。這個字雖然是弱動詞,但在過去式產生了音變。不過現代英語全都簡化成 have、had、had。

    另外,像「feel(感覺,OE 字根 fl-)、felt、felt」與第十二點的「feed」有相同的變化方式。

    較特別的情況,則是一些強動詞的字彙,但在現代英語卻轉成了弱動詞的變化。比如像「creep(爬行,OE 字根 crop-,強動詞)、crept、crept」,「sleep(睡覺,OE 字根 slpt,強動詞)slept、slept」,卻未留下強動詞的三態元音變化痕跡,純粹遵照了第十一到十二點的「feed、keep」的變化。

    相反地,也有些弱動詞的字彙,卻在現代英語中顯現了與強動詞今天所呈現的情況。比如「wake(喚醒,OE 字根 wac-,弱動詞)、woke、woken」卻跟隨上述第三點的強動詞造成的元音轉換與倒置結果。但這種「從弱轉強」的情況是比較少的。

我們可以大體上看出來,現代英語動詞中的過去式、過去分詞相同的情況,有很多是來自於古英語的弱動詞。


至於某些字的字源則已經產生不同語源「混雜與合併」的情況,特別是現代英語不規則動詞中出現「-gh-」的情況。比如像「bring(攜帶)、brought、brought」與「think(思考)、thought、thought」,雖然就現代英語中,它們的原型是來自於 OE 的字根「bring-」和「þenc-」;不過它們的過去式、過去分詞卻是來自於另一個中間帶有氣音的 OE 同義字根「broht-」和「þoht-」。

同樣的情況出現在「go(去)went、gone」上。現代英語的原型和過去分詞,是源自於 OE 的字根「gang-」,並依強動詞的情況變化成今日的「go 和 gone」。唯獨今日它的過去式「went」是來自於另一個 OE 弱動詞「wend-」。這是十分特別的一個不規則動詞源由。

還有兩個「混雜」了法語拼寫方式的不規則動詞。「build(建造)、built、built」,源自於 OE 字根「byld-」,以「弱動詞」的方式構成它的時態變化,以致於今日該字讀法源自古英語,但拼寫卻是法文組字方式。而「buy(購買)、bought、bought」,更是混入了古日耳曼語「boht-」來組成它的過去式,卻以法文來書寫它的現在式,反而與古英語的同義字根「bycg-」相差較遠了。

另外,有些今日的常用字彙(do、come),應該是使用時間太過悠久了,以致於雖然能夠看出它們動詞變化型態的歷史流轉,但卻產生非常嚴重的「混雜」,理不出一個可以簡單說明的規則出來了,TG 就略而不談了。


從語言的概觀來看,古英語在動詞現代式的人稱變化上(比如像 I sing. You sing. He sings. 現代英語動詞的第三人稱要加 –s),大體上仍遵守著古日耳曼語的原則(古英語的現在式動詞人稱變化型態,與現代德語相似度極高……),但它的動詞過去式卻出現「百花齊放」的現象,這可向上追溯到古印歐語對於動詞過去式「元音變化」的許多規則。但畢竟古英語已不是那麼樣地「純粹」了,因此古英語的時代就已經產生了不少「弱動詞」(直接語尾變化,而不改變元音);後來更有許多「強動詞」流傳到了中古之外,成了弱動詞的形態。在一連串的五花八門規則之後,每個動詞就如同各個不同的生物物種,照著自己的發展,才變成今日各類型的不規則動詞。

TG 下回有空再來整理「元音大轉移」的內容。


(發表於2007.2.27.)


回雜文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