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 主頁 > 雜文區 >從孔子的身高談起

從孔子的身高談起

前一陣子剛好在「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的網站上,見到一篇由臺灣中山大學劉教授所發出的論文《晏子與孔子》,這是一篇相當易讀易懂又有趣的文章。前不久 TG 也自己看了一些中國傳統的長度問題,不過內容大多著重在地理單位上。關於描述人身方面的長度,大體上可以從「尺」和「寸」這兩種刻度來出發。因此讀過那篇文章之後,又引起 TG 對於自己讀書過程中的某些想法。

每個文明的發展,在許多方面全都遵循同樣的軌跡。人們對於長度的描述,一開始必然是採用「近取諸身」的方式,所以原始長度單位的名稱,幾乎都與身體有關、甚至是直接借自身體部位的名字,如「肘」、「步」、「足」等等。放在中國傳統的長度單位中,在今天還能見到的文字「遺跡」,應該就是「寸」這個字。「寸」在《說文解字》中的說明為︰「十分也。人手卻一寸動脈謂之寸口,从又一。」許慎的這段話不容易理解,諸家說法不盡相同。TG 認為,我們或許可以從中醫的切脈術語來著手,即「寸口」是指張手掌心面向自己時,靠近大姆指的一方(即「橈骨」)的前臂末端位置;這個被稱為「寸口」的位置是在手腕的下方「一寸」之處。我們看到「寸」字的小篆寫成了︰

「又」代表人的手(或更精確地說是「右手」),在手腕下方的位置上作出一個標注記號,代表「寸口」的所在,是用來測量脈搏跳動的最佳位置。因此「寸」在《說文》六書造字原則中,是個典型的「指事字」。

至於「尺」,在《說文》中的解釋為「十寸也。人手卻十分動脈為寸,十寸為尺,尺所以指尺規矩事也。从尸从乙,乙所識也。周制︰寸、尺、咫、尋、常、仞,諸度量皆以人之體為法。」TG 認為東漢許慎的年代,「尺」字書寫原則已經失傳,因此上面這段「从尸从乙」的說法有些「語焉不詳」。金文的「尺」畫得像是一把正交的「丁字尺」,因此 TG 猜測,當這個字在訂立小篆標準寫法時被「誤寫」了。然而,以最後人們在實用上的結果而論,「尺」所指的長度,最初應該是取自於一個成年人的「手掌之長」——從中指尖到手腕底部的長度。

在實際的運用上,「尺」和「寸」是作為歷代度量標準的基礎長度。從目前既有的文物看來,長度單位標準都是以「尺」或「寸」來加以鑄造與製作的。許多中國古代度量衡演變的研究者,都注意了一種明顯的趨勢,即歷代的「尺」有愈來愈大的傾向。以下列出各個朝代的「一尺」與今日「公分(Centimeter)」的換算︰

朝代「一尺」之長考古文物
晚商16 公分殷墟象牙尺
戰國23.1 公分商鞅銅方升
23.1 公分秦始皇銅方升
西漢23.5 公分漢城漢墓鐵尺
24.2 公分新莽銅嘉量
東漢24.2 公分東漢銅尺
南朝25 公分-
北朝29 公分-
隋唐30 公分-
宋元31 公分-
32 公分-
清.乾隆32.1 公分-

由於魏晉南北朝之後的一尺之長,今天已有許多資料可以多方證明,因此 TG 不再列出可作為證據的文物。綜觀上表可以發現,以現今出土與收藏的文物中,「一尺之長」的實物證據,是從殷商的象牙骨尺(前十一世紀),直接跳到了戰國的商鞅銅方升(前四世紀)。而在此之間的長度,即西周至春秋時代的六百年間,我們就沒有足夠的實物可以用來肯定推測「一尺」有多長。

不過,如果我們認定中國上古文化的「連續性」,即使經過各種不同異質民族與文化的融合,「諸夏民族」的世代傳承,應該還是連續地存在的。從戰國中期開始順著時代演進看下去,則「一尺之長」呈現了「變長」的整齊趨勢。那麼,TG 就可以作個假設,認為從殷商到戰國時期,「一尺」也是不斷地隨時間而慢慢地「成長」的。所以在這段時間的長度描述,TG 只能猜測一尺應該是介在「16 ~ 23」公分之間的某一個數值(估且不論各個不同地區、各個不同時期諸侯國的自行定義)。


儒家的創始者——孔子——的形象,一直都是個熱門的話題。在《史記.孔子世家》上所描述孔子的出生與外形有三件特徵︰「禱於尼丘得孔子」,其父叔梁紇在尼丘祈禱得子,所以他為小孩命名為「丘」;「生而首上圩頂」,小孩的額頭突起、卻又在其中有凹陷,因此命其字為「尼」;「孔子長九尺六寸,人皆謂之長人而異之」,孔子成年之後的身高九尺六寸,在當時是個相當高的「長人」。

我們先看最後面一項,即「九尺六寸」的身高,換算成今日大家所熟悉的單位有多高。一般常見的計算,幾乎都是拿著戰國中晚期到漢朝的尺度來換算,即「一尺」約為「23.1 公分」。那麼孔子的身高可以算出︰

23.1 × 9.6 = 222(公分)。

今日歐美白種人的平均身高也差不多是「170 公分」到「180 公分」,所以這位「222 公分」的孔夫子即使在今天的世界各地,也算得上是挺拔的一位長人,高出一般人兩到三個頭而綽綽有餘。——TG 絕對不相信這個數據;要真的有如此的高大的身材,那麼那應該是腦下垂體的分泌異常所致,通常在這種情況下,此人的智能應該都是低於常人的。這麼一來,患有巨人症的孔先生,如何能成為精通六藝、博古通今、教育英才的萬世師表呢?因此,TG 認為孔子的身高不能這樣計算。

既然不同時代的材料不能混在一起,那麼我們必須另外找尋其它的線索。TG 在袁珂的《中國神話傳說》中,讀到一段內容,相傳在司馬晉朝的「武庫三寶」中,就有一個「孔子履」︰

孔子至蔡,解於客舍。夜有人取孔子一隻屐去,盜者置屐於受盜家。孔子屐長一尺四寸,與凡人異。——《論語隱義注》、《太平御覽》所引。

晉惠帝元康五年,武庫火燒,漢高祖斬白蛇劍、孔子履、王莽頭三物,中書監張茂先懼難作,列兵陳衛,咸見此劍穿屋飛去,莫知所向。——《異苑》

「孔子履」(或稱作「孔子的木屐鞋」)的長度號稱是「一尺四寸」,既然是漢朝到魏晉之間人們的想法,那麼我們可以換算一下孔子鞋子之長為︰

23.5 × 1.4 = 32.9(公分)。

接下來,我們再根據經驗法則,「身高」大約是「腳長」的 6.7 ~ 6.9 倍。於是經過換算,便能從這隻孔子穿過的鞋子推測出孔子的身高︰

32.9 × 6.8 = 224(公分)。

咦?這又回到了先前那個「兩百二十」的數字。莫非孔子真能突破生理上的限制,成為智能極高的巨人症患者嗎?TG 還是認為,除非是「神話」,否則我個人還是不願意相信這回事的。更何況,以上兩段關於「孔子履」的描述,是從流行於漢魏六朝時的「緯書」和「志怪小說」所摘出來的,所以 TG 特別用粉紅色字體標示出來。「王莽頭」都能成為傳家之寶?當小說傳奇來看非常有趣,也可以從中獲取不少民俗思想的研究材料,但要作為史料,就完全不能較真了。我們還可以看看,這群漢儒是怎麼在緯書中描述他們的「祖師爺」︰

孔子長十尺,海口、尼首、方面、日角月準,河目龍顙,斗唇昌顏,均頤輔喉,齒龍形,龜脊虎掌,胼脅修肱,參膺圩頂,山臍林背,翼臂注頭,阜脥堤眉,地足谷竅,雷聲澤腹,修上趨下,未僂後耳,面如蒙倛,手垂過膝,耳垂珠庭,眉十二采,目六十四理,立如鳳峙,生如龍蹲,手握天文,足履度宇,望之如樸,就之如升,視若營四海,躬履謙讓,腰大十圍,胸應矩,舌理七重,鈞文在掌,胸文曰︰制作定,世符運。——《春秋緯.演孔圖》、《清河群本》所引

雖然,漢儒的目的只是想為孔子塑造成一位擁有異相的聖人,合於當代思想中對於「聖人」的定義,引發人們對孔子的崇拜意念。TG 認為,中國漢朝的學者們觀念,以我們今日的觀點來看,在「理性程度」上是遠遠不足的;所以王莽這位當代的巨儒,我們今天或許會認為他行事上的「迷信」,估且不論是否帶有政治目的,TG 認為他或多或少也是相信這些神秘學的東西的。

所以,雖然《春秋緯》上對孔子的形象描述是出於「聖化」的需求,但時過境遷,我們今日讀來不免覺得這根本是一隻「非人的大妖怪」,太不可思議了。(當代人們在文化與思想上的適應程度,身處其中常常「當局者迷」。舉例來說,今天日本美形卡通漫畫 Anime-Manga 中的少年少女角色,水汪汪的眼睛足足有半張臉之大,但我們見多了不僅不怪,反而有更多人迷上這種「二次元美少女」……)

可以設身處地地想想,當司馬談父子見到「緯書」上對孔子外形如此洋洋灑灑的描述時,取材角度便可以推測作者的某些意念了。如果當時的儒者因為人們出於「聖人外形必有異相」的需要,而長期不斷地從真實的素材加工添料,我們可以發現在如此眾多的「聖人特徵」之中,司馬遷最後只取了三項︰「禱於尼」、「額頭凹陷」、「身長九尺六」。TG 認為前兩項同為一事,可能是其父叔梁紇在尼丘祈求上天賜予他一個兒子,願望達成後便為這個孩子命名作為紀念,讓他的「名/字」各為「丘/尼」。只要曉得上古中國人的「名」和「字」的關連(參考這篇舊作),則我們根本用不著刻意將把「尼」「丘」兩字拆開來看,更不用附會孔子的額頭的怪狀。TG 相信現代生物學的某些基本概念,太過於「異於常人」的外形,代表其基因的異常特徵,九成九九九都是「不好的」——如果在「不否定孔子其人的存在」的前題之下,TG 說什麼都不相信這些和妖怪沒什麼兩樣的幻想生物,竟然會是這位至聖先師的模樣。

既然無法從緯書、以及受緯書誇大影響的文獻來著手,那麼 TG 試著再從上面的列表中,來作另一種「猜想」。假設在兩個確立的尺度之間,即在殷商骨尺(前 11 世紀),到戰國商鞅銅方升(前 4 世紀)之間,「一尺」的變化是呈「線性」增加的情況,並把未知的「前六世紀」給列入其中︰
時間公元前世紀一尺之長(公分)
晚商時期1116
孔子所處的春秋時期6
商鞅頒布方升的戰國時期423.1

由於孔子活動的時間在公元前六世紀,如果我們作個簡單的線性內插,那麼上頭中的「?(問號)」,就是當時孔子的「一尺之長」。計算之後,我們得到了「21.1」。所以套用到孔子身長的「九尺六寸」,那就是︰

21.1 × 9.6 = 203(公分)。

如果我們認為太史公所取的「九尺六寸」的原始出處,是孔子所教育過的學生們根據事實,稍稍地作了一些「美化」,而不是刻意地欺騙世人,那麼我們將這個數字打個九五折,認為孔子身高約合我們今天的「195 公分」,則是 TG 所認定的合理數據。


TG 相信古人的平均身高較矮。當中的變異性可能十分巨大,但一般來講大多都不會比今天的平均還高。我們在《荀子》、《呂氏春秋》中可以看到,一般的成年男子、以及可以徵召來當兵者的基準身高是「七尺」,配合時代的尺度換算,約合於今天的「162 公分」。再看到秦始皇陵中的兵馬俑,騎士的身高為「180 公分」,軍官則達到「195 公分」。我們曉得,作為守護皇帝陵寢的地下軍團,一定是反應出當代人們所認定中「精兵中的精兵」。因此,由秦俑士兵的身高,告訴我們先秦時代人們的平均身高絕對不到 180 公分;唯有如此,才能顯示出這支秦俑士兵的威武之處。

TG 相信孔子一定是個十分特別的「長人」,也就是前述《史記.孔子世家》中的第三項特徵「人皆謂之長人而異之」,這句話應該是可以相信的。但 TG 認為「長九尺六寸」則不可盡信,以春秋時代的舊尺長度來計算,「長九尺二寸/195 公分」應該已是上限。超過這個數字,TG 認為只能歸於先天的基因缺陷、或後天的內分泌異常,總之都不會是個「健康的正常人」的現象,是該加以排除。

即便如此,在一般平均身高為「七尺/162 公分」的環境下,195 公分的孔子站在一般的人群中,已經具有非常明顯的傲人特徵了。因此,TG 相信孔子在周遊列國期間,曾經受困在「匡」一事,就有了更合理的解讀方式了。

(孔子)將適陳,過匡。……以其策指之曰︰「昔吾入此,由彼缺也。」匡人聞之,以為魯之陽虎。陽虎嘗暴匡人,匡人於是遂止孔子。孔子狀類陽虎,拘焉五日。——《史記.孔子世家》

如果這段事蹟真的曾經發生,那麼 TG 認為這可能正是「身高惹的禍」。所謂的「孔子狀類陽虎」,以我們今日的想法,會覺得這群圍攻孔子師徒的匡城人民,簡直是愚昧到了極點;只要仔細看看孔子的面貌,陽虎是陽虎,孔丘是孔丘,怎麼這群匡人會搞了五天都還分辨不出來呢?然而,TG 猜想,如果孔子身高 190 公分,陽虎也是接近於 190 公分的高個子,這已經是當代人們一眼望去就會發現的傲人特徵。再加上這兩人都是魯國貴族(雖然孔子地位較低,但好歹也算得上是一位魯國之「士」吧……),在階級與禮制的規定之下,孔子的穿著當然和陽虎都作貴族的裝扮。

再者,孔子的周游列國,絕對不是許多現代圖畫中的那副模樣,師父加弟子不過寥寥的一車數人。對照後來孟子游仕齊國的大陣仗,TG 相信孔子既然號稱擁有三千弟子,又有子貢這位富家子弟竭心盡力的張羅與贊助,那麼當時孔子游於陳蔡之間,師徒與雜役總共加起來,保守粗估,超過三四百人絕對是有可能的——這已經足夠成為一支打游擊戰、掠劫一座村邑的微小軍力了。這群人浩浩蕩蕩地來到匡城,城內的父老又見到領頭有一位魯國的高個子,還對著毀壞的城牆指指點點,他們當然會懷疑來者不善︰「暴虐的陽虎又來了!」因此怪不得匡城百姓先下手為強︰「圍住這些人再說。」


另一件讓人感到「特別」的事,TG 也相信與孔子的身高有關,即孔子死後,其弟子「有若」所扮演的角色︰

孔子既沒,弟子思慕,有若狀似孔子,弟子相與共立為師,師之如夫子時也。——《史記.仲尼弟子列傳》

子夏、子張、子游以有若似聖人,欲以所事孔子事之。——《孟子.滕文公上》

有人解釋上面兩段話中,認為太史公誤解了《孟子》一書中的本意,而世傳《孟子》中的寫法也有些瑕疪。這應該並不是子夏、子張、子游三人,在孔子死後,從此就把「有若」當老師尊敬,而是讓「有若」作為孔子喪禮中的「尸」,是個暫時性的角色。不過, TG 認為這將引發另一個矛盾之處。《禮記.祭統》中記載,「夫祭之道,孫為王父尸」,封建時代的喪禮中,對死去之人的弔唁儀式中,必須要有一個「尸」來象徵過世之人,接受諸多來客們的致意。通常,死者的孫子就擔任這種角色——今日閩南人的習俗之中,也同樣是由「長孫」帶頭捧神主牌位的。孔老夫子一生以「禮」的捍衛者自居,怎麼他一過世,弟子們就如此「非禮」,排除掉孔子的孫子(孔鯉此時已亡),讓毫無血親關係的一位弟子來擔任「尸」呢?

然而,TG 依然同意「有若為尸」的說法。畢竟,《禮記》是漢代才逐漸整理完成的書籍,它所代表的是「漢儒」的觀點,並不能保證《禮記》忠實反映其「三百年前」孔子時代的「禮」。更何況,拋掉所有的教條主義之後,我們發現孔子本人所講的「禮」是十分通融的,只要誠意到了,實行的細節一點也不重要。我們發現,是後來的儒者愈搞愈不懂得權變,以細節代替精神,才讓孔老二在過世之後,成了萬惡禮教的代言人。因此,TG 同意有若擔任孔子喪禮之「尸」的說法,而其他弟子們也「暫時地」師事有若。

即使春秋時代的喪禮教條並不那樣地嚴苛,可以由非血親者來擔任「尸」。但為何大家同意讓有若為尸,而不讓孔子的親孫擔任呢?再退一步說,子路和顏淵先孔子而死,按在世弟子的排行,跟著師父奔波多年、出錢辦事、鼓彈簧之舌的子貢,總該是當時弟子中最「勞苦功高」的一位,為何不舉子貢為尸?TG 認為原因正是「有若狀似孔子」。我們記得就在前一段內容之中,孔子因為外貌相似而被「無緣無故地」誤認為陽虎,那麼,此時正是諸弟子「有緣有故地」把有若當成孔子,原因是「身高相似」。

如前所述,既然孔子是當時的高個子,而身高超過 190 公分的高個子,在當代是相當罕見的。假設有若也是個「長人」,那麼同樣身為魯國人的「高個子有若」,在孔子歿後,便擁有了別人沒有的這項特徵。我們知道,「尸」是為了讓在世之人緬懷死者的一個具體形象,如果不是找其直系後裔,那麼一定是要具備過世者的顯著特徵,才能激起弔唁者的思念情感。如果在大家心目中,孔子生前的高大挺拔、玉樹臨風的形象太過顯著,而在大家都只有一般平均的身高時,「長人」有若來作為孔喪之尸,可能正是合於眾人的期待。

一個人在一生中,可以被別人認定他「狀似某某」兩次,應該是這些人都擁有相同的外形特徵。而孔子、陽虎、有若三人,TG 認為正是他們的「身高」全都異於常人(不是「病態的」異常,而是在合理範圍之內「引人羨慕」的身材),才會出現如此的情況吧!


【後記】

1. 本文所用「平均身高」一詞,在統計學的嚴格區分下,應該指「眾數」而非「平均數」。但 TG 不是寫學術論文,在此就不刻意套用專業術語,以免造成閱讀上的麻煩。

2. 關於春秋時代的「1 尺為 21.1 公分」的推得,本文是以「內插法」求得的;這準確嗎?TG 必須說,當然不準。但既然 TG 相信中國文化是連續的連承(不是外來民族殺光原住民之後再重新建立的),因此反映到日常使用的尺度標準上,「一尺之長」自然也不可能直接從 16 公分跳進到了 23 公分,一定是種緩慢的變化過程。在工業的實際操作上,對於介於兩個確定數據組之間的估算,除非已經知曉其函數的型態,否則按「比例」的直線內插法,出錯的機率和誤差的程度,通常都是最小的。

3. 記載中,孔子的故鄉是「鄒」,但孔氏先人是來自於宋國,而宋國是殷商遺民之後。相較於齊國,矮個子在文獻中出現的比例相當高,比如像晏嬰、齊景公、孟嘗君、子羔,全都是「五尺/120 公分以下」的矮個子。莫非殷人的一般身高,原本就比較齊國人要來得高?不過馬上就有反例。TG 本姓「林」,號稱是殷人「比干」之後,但孔子將近 200 公分的身材,怎麼 TG 就差了 30 多公分呢?呵呵呵……

4. 關於腳掌長與身高的對應關係,任性的 TG 找到幾位辦公室的男性同事幫忙,量測的結果如下︰
同事腳掌長(公分)身高(公分)身高/腳掌長
K 君251706.8
H 君261736.7
楊君261766.8
賴君23171.57.5
E 君25172.56.9
B 君26.5174.56.6
Spock28.51846.5
星君251847.4
TG231676.8

以「身高」與「腳掌長」的比例來看,除了出現兩個比較大的數值之外,其餘的全都落在 6.5 ~ 6.9 之間。看來這種換算方式似乎還是有一定的實用價值的。

5. 聽說目前的孔子第 79 代孫子現年三十多歲,身高也有 180 公分。


(發表於2009.9.8.,2009.9.20 小修)


回雜文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