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辭中的《天問》與聖經中的《創世紀》

由於工作上的關係,最近 TG 在查詢有關於中國上古時代神話的素材,並從交大的圖書館中借出了一堆書籍。在任意抓取的書冊當中,讀到了這本由蘇雪林教授所寫的《天問正簡》(文津出版社)。瀏覽了一會兒之後,發現這書實在令孤陋寡聞的我大開眼界。一時興起,就將其中特別有趣的一小段節錄出來,並介紹給大家欣賞蘇教授對於《天問》的新解。

大家從小都在學校的歷史課裡學過,在中國戰國末期的楚國,有一位著名的愛國詩人——屈原。他在楚國政府中主張「抗秦」,然而主張「聯秦」的一派得勢,於是這位「三閭大夫」就因此受讒而遭到流放的命運。最後他因憂慮國事日非,國王受辱被囚,感嘆「眾人皆醉我獨醒」,於是就投汩羅江自盡。

屈原是中國文學中「楚辭」最重要的代表人物。他留下的著作,據史遷所述者有《離騷》、《天問》、《招魂》、《哀郢》等篇。然而後世學者,皆認為《九歌》、《天問》最為難讀。而在《天問》當中,更是到底充滿了各類型的神怪思想,加上語意滯礙難通,令後人不解其原意究竟為何。

漢代屈賦學者「王逸」則對此提出了「呵壁說」,認為屈原當時遭到放逐,「憂心愁悴,彷徨山澤,經歷陵陸,嗟號昊旻,仰天嘆息。見楚有先王之廟及公卿祠堂,圖畫天地山川神靈……」於是他就在氣鬱憤悶之餘,在先王廟的壁畫上頭胡亂地塗寫,質問壁畫上的眾神靈,以宣洩他心中的愁思。

然而歷來有些學者,則認為《天問》一篇不曾在屈原生時發表,而是後人從他的遺物中所整理出來的。古人多將文字書寫在竹簡或木片上,並以繩帶(也就是「韋編」)串起(如漢字中的「冊」字就是這樣來的)。一片竹簡所能寫的字數有限,最多不過三、四十個字。在整理《天問》一篇之前,或許這些竹簡的繩帶已經斷裂,因此竹簡也就跟著凌亂了。現存的版本,則是收拾《天問》亂簡的人缺乏辭賦方面的造詣,因而就有相當多的竹簡排列得顛倒錯亂。這也就是所謂的「錯簡說」。

蘇教授所主張的則是「錯簡說」,認為這位大辭賦家不致於精神錯亂,而留下這篇艱澀難懂的文學作品。經由她的整理,TG 在這書中見到另一種全新的解讀與詮釋。當中最有趣的一段,就是《天問》中有五段與基督《聖經》的創世傳說出現了驚人的雷同。《天問》的原文,經過錯位後的還原如下︰


登立為帝,孰道尚之?女媧有體,孰制匠之?
……(八字佚文)……何所不死,長人何守?
靡萍九衢,枲華安居?一蛇吞象,厥大何如?
鼇戴山抃,何以安之?釋舟陵行,何以遷之?
厥萌在初,何所億焉?璜臺十成,何所極焉?

《天問》就是用這樣問答的方式構成。以下,則為各段的討論。


1. 登立為帝,孰道尚之?女媧有體,孰制匠之?

傳統將「登」字作動詞解,認為是指伏羲登上了帝位。然而蘇教授卻認為「登」字作名詞解,指的正是基督教創世紀的「亞當(Adam)」。因為直至中國明代,這位基督教與伊斯蘭教中的人類始祖漢譯名,有「亞當」、「阿耽」、「阿丹」、「阿聃」等,若將這個字解為「安登」並無不可能,然這種解法也似乎過於武斷,請見接下來的討論。

基督教創世神話中的第一個女人「夏娃(Eva,希伯萊音譯為 Hawwah)」是抽出男人(亞當)的肋骨所造成的。中國神話中的「女媧」是個有名的人物,而蘇教授認為「女」代表屬性,「媧」才是名字。「媧」的古音「Va」與「夏娃」相近,於是「媧」應當是「夏娃」之名的異譯、轉譯而造成的字。與前句形成對照。

於是這段就解成「亞當立為帝位,是誰開導並令他尊尚?夏娃有身體,是誰製造了她的身體?」

2. ……(佚文)……何所不死,長人何守?

前八個字已經散佚,無法再考。而後句中的「所」可能為「樹」字之誤。原意即為「不死樹」、「生命樹」。「長人」者,可能為天神之類的實體,在此解為天主教中的「基路伯(Cherubim)」,為守護伊甸園的天使。

後句應當可以解為「哪一棵樹是生命樹,天使正在守護著它呢?」因此前一句佚文可能是形容到伊甸園的景象。

3. 靡萍九衢,枲華安居?一蛇吞象,厥大何如?

「萍」字解為「蘋果」,非原產於中國。「靡萍」或許指的就是「細小蘋果」,因為野生之果較現在的蘋果為小。這裡指的就是創世紀中亞當夏娃偷吃智慧果的故事。「枲華」則是麻花,不知伊甸園中除「智慧樹」、「生命樹」之外,是否還有第三種仙草;或者與智慧樹同指一物?作者不解。

蛇在創世紀中,是誘惑夏娃摘取智慧果的元凶。可能傳入中國的故事中,有將其形狀描寫成巨大得可以吞象。

這段解釋成「九根枝椏的蘋果樹,麻花到底開在哪裡?一條可吞象的蛇,它到底有多麼巨大呢?」

4. 鼇戴山抃,何以安之?釋舟陵行,何以遷之?

鼇是大龜。《列子》中提到鼇在海洋裡,背負著五座大山,這句與現今流傳的創世紀連接不上,但似乎都與「大洪水」有關。而下句的「釋舟」直譯為「放下舟船」。「陵行」疑為「陵衍」,即高阜平原。這段與「大洪水與挪亞方舟」的故事對應。

這段可解釋成「大龜背負著大山在水中拍擊前行,到底要將其置於何處呢?放下舟船到高阜平原上,到底要如何遷居到什麼地方呢?」

5. 厥萌在初,何所億焉?璜臺十成,何所極焉?

「萌」字作「氓、人民」解。「璜臺」就是高臺。這一段文字所敘述的,就是諾亞的子孫在地上繁衍,並建造巴比倫「通天塔」的事。相傳通天塔有七層,上有一廟,廟頂又有天文台,加上地基,則拔於地面共有十層。

釋意為「這些人民起初數目很少,後來怎麼增到億萬之數?高臺有十層,它的終點到底在什麼地方?」


從以上的分析看來,我們可以見到蘇教授的用心功力。以她的論點,認為中國與西方,在很早之前就已經有過交流了。地處於長江流域的楚國,在當時就已受到基督教舊約聖經故事的影響。於是屈原就將這些事蹟,以問句的方式寫下來。而上面的五段文字,所敘述的依次是「亞當與夏娃的創生」、「伊甸園景像與生命之樹」、「偷吃禁果與受蛇誘惑」、「大洪水侵流與挪亞方舟」、「人類繁衍與通天高塔」。絕妙至極!

基督教所引述的創世傳說,並非為希伯萊人所原創。目前所知最早的「伊甸園」與「大洪水」傳說,始自於兩河流域的「蘇美利亞人」。記述西周穆王的故事《穆天子傳》,就被學者認為反應出中國與西域(甚至於西亞古文明)的交流。至於當時的中國受西亞古文明的影響為何,現今尚未有定論。雖然「西方的興起」一書中,武斷地說到中國的「周民族」,是由「較先進」的西亞民族的遷徙來到中原,壓制了「較落後」的「商民族」原住民,而建立起的封建王朝。但這種以歐美史家傳統上一貫以西亞文明為源起的理論,似乎引不起太多華人學者的認同。

TG 不才,讀書不多,不敢多加妄論。只是覺得《天問》有如此的解釋,是我從來未曾夢想到的。或許,古代的中國可能不是我們想像中那樣地封閉,而是一個更為開放,是一個世界各地文化都在此交流匯萃的繁鬧之地吧。

(發表於 2001.10.16.)


回電子報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