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 主頁 > 評論 >《出賣愛因斯坦》

《出賣愛因斯坦》

這本書的中文書名取得太過於「聳動」,原英文書名為《Body Bazaar: The Market for Human Tissue in the Biotechnology Age(人體市集︰生化科技時代的人體組織市場)》。本書於 2001 年出版,主要目的是向一般大眾介紹,在現今的生物與醫學科技之下,人體的器官、組織、基因、乃至於死者的屍體,將出現各式各樣與商業利益與權利歸屬的各種前所未見的怪現狀。本書的作者由「蘿莉.安德魯斯(Lori Andrews)」與「桃樂絲.聶爾金(Dorothy Nelkin)」合著,中譯者廖月娟、時報出版社 NEXT 系列叢書。

先聊聊 TG 以前小時候聽過的一段「勵志故事」(抱歉,我忘了時間與出處來源)。在廿世紀的物理大師愛因斯坦過世之前,一位醫生取得他的同意,在愛因斯坦身故之後研究他的大腦;愛因斯坦死後,這位醫生也取出他的大腦研究完之後,在發表研究的公開場合,醫生也同時拆開一封愛因斯坦生前的信,其上寫著︰「看吧,我的大腦跟一般人沒什麼兩樣。」這個故事告訴我們︰所謂的天才並不是頭腦先天結構的優良,而是靠後天的努力而達成的。

實際上,上面那則故事全都是「假的」。

在《出賣愛因斯坦》這本書中告訴我們,1955 年愛因斯坦因病逝世,他生前交代家屬要將自己的遺體火化,並將骨灰灑在不為外人所知的地方,完全不讓後人擁有他的任何身後遺體。但他在普林斯敦醫院的主治醫師「哈維(Thomas Stoltz Harvey)」卻利用人體死因解剖之便,摘取了愛因斯坦的大腦,在未告知其家屬的情況下自己保存了下來。

作者還提到,這位哈維醫生並不是這方面的研究專家,他(以及當年、甚至於今天的腦神經研究)也沒有能力來驗證或否認大腦與其成就表現上的關聯。因此,姑且不論哈維的「道德問題」,他這種行為其實和「科學研究」也扯不上邊的。如此一來,「奉科學之名」來「偷取」愛因斯坦的腦子,畢竟也是徒勞一場罷了。

TG 認為本書所探討的主題,主要有下列三種︰

  1. 在一個人死後,他的身體(包括他的組織、器官等等)是否屬於「私人財產」;若有,那麼這種所謂的財產的歸屬是誰?若無,要將這些遺骸處理、加工到什麼樣的情況,才又變成另一種形式的財產?


  2. 以公共經費資助的研究,研究者是否可以藉由其結果拿來當成自己營利的工具?


  3. 由於最新生物科技引發出來的「隱私權」問題,要如何防範被人加以濫用?

第一點問題的代表,就是前述「愛因斯坦大腦」的事件。由於這件事發生的年代比較早,當時沒有適當的法律可以處理,再加上冠冕堂皇的科學研究之名,造成哈維醫生可以自己保留別人的腦子,並依他自己的意願任意切片、把玩或贈送別人。正由於屍體沒有辦法宣稱自己的權力,而其親族的立場常常是受到忽略的(除非其遺體是安置在私人墓園裡頭,藉由「私人領地不容侵入」的法律來保護……)。因此,過去的名人就出現了「死後不得安眠」的怪現況了。美國總統傑佛遜、林肯,以及其他眾多的知名人士,三不五時就被人從墳墓裡挖掘出來,然後經過一堆人以新的科技工具來研究,藉以「發現」這些名人過去不為人知的一面;而在這當中並不純然是為了科學研究,而是連結了多少的商業與宣傳利益呀……

如果 TG 早讀過這本書,今年六月就不會被 Discovery 的紀錄片《耶穌之墓》給「唬住了」。讀過這本書之後,就曉得這種挖掘名人墳墓,並以科學工具輔助,而且同時出書、拍片這些手法,背後所代表的根本是商業利益而非科學研究了。

另一種怪現況,我們國內似乎尚未「引進」,也就是藉由「人工生殖」洐生出來的副產品——多出來的卵或胚胎——其所有權到底是誰的?這種一般正常人能夠反覆製造、脫離身體的組織(血液、頭髮、或其它細胞……),到底誰有權力處理呢?

關於第二種問題,最有名的就是美國因為認可了「基因專利」,所引申出來的怪現狀。人類的某一種基因,可以是單一一個「個人」或「廠商」的專利。只要有人先找到某一種疾病是哪一段基因的機制所造成的,那麼,以後有人想從人體機制來治療這種疾病的患者,就必須先取得發現者的同意,否則就是「侵權行為」。

在美國這種以資本主義成功的國家,一向都會將「專利」、「智慧財產權」列入國家級的保護,並將其實行視為促進科技進步的重要指標。如果有人研究出更好的固態材質,那麼他拿去申請專利、並藉以製造與販賣而獲得成功,旁人給予的大多是欽佩與羨慕。但將這種觀念套用到「醫療」上,在現存的許多文化中,通常在道德上都是不被其他人好評的。更何況,人體基因組圖譜的解譯計劃,可是許多國家的研究共同出資的大計劃(換句話說,所有國家的納稅人都是投資者),但到了後來的現實層面上,卻只讓研究者與藥廠給「獨占」了人體基因。也就是說,公家單位花了大家的錢,將原始數據開放出來,某個人卻宣稱這一堆數據中的那幾個數字是「他的」,別人不能使用。

TG 讀到這些段落時,對一個心中懸念已久的問題,也終於獲得了解答。人類基因組解讀計劃早已完成了,但這些年來,卻從未看到任何令人耳目一新的基因療程。原來,TG 是「舊時代的人類」、以為生技研究人員和廿世紀初的物理學家一樣,會在彼此分享的論文與數據中,盡力地建立一套漂亮的學說,以取得學術界、與一般人民的崇拜光環,並造就廿世紀初期量子力學光輝燦爛的一段歷史。「新時代」的生技研究者再也不「傳統」——由於巨大無比的商業利益,資訊分享毫無利益可圖、獨占才是王道。因此,在人類的基因組解讀完成之後,各大藥廠獨占了某段基因的研究,研究者開始「畫清勢力範圍」,自己悶著頭開發新藥,不許旁人研究,期待擁有一顆獨占的「仙丹」。這就是為什麼人類基因組解讀完成後,今天的相關醫療沒太大進步的最重要原因。

當然,論者會搬出過去「專利保護造就科技進步」的歷史,認為這是永恆不變的金科玉律;既然研發新療程與醫藥需要龐大的經費與長久的時間,因此法律保障生技藥廠是「必要的」。TG 不是生醫專長或社會專家,也不曉得下一世代的人們會怎麼看待這種貪婪現象。只要我們的觀念能夠「與時俱進」,下一世代的人不再將傳統人的價值當一回事(古希臘城邦社會裡頭,不是也不將占人口絕大多數的奴隸當人看的嗎?),TG 或許也會同意這些大財團的理由吧。

至於上述的第三項問題,最具代表性的,也就是人體 DNA 的利用與解讀。作者舉出美國國內的例子,認為濫用 DNA 的比對,正加強了社會對少數族群歧視,以及破壞傳統對於個人自尊與期待——基本上,這就是利用狀似科學的工具,強勢族群對弱勢族群的另一種欺壓。畢竟,只要對 DNA 有一套(姑且不論正確與否的)通俗解讀,比如說像是「殘暴基因」、「懶惰基因」等等,通常,這對於研究時「套用既定印象」的誘惑力是相當強的——不是所有人都願意去瞭解「某個鹼基的差異在合成某種蛋白質時的濃度會有所不同」這種話,大家要的毋寧是一種通俗的描述。我們不能期望下個世代的人們都是生物科技學家、或聽得懂這方面的術語,因此如果濫用 DNA 的解釋權,用來簡化成某段基因對應某種個性,那絕對是一件十分危險的事。到了後來,如科幻電影《Cattaga》那般的情節在真實世界上演,那就不是現在的我們所樂見的了。

TG 無法預見未來世界人們的想法將如何轉變,我只是活在當下、並盡可能去適應即將面對的未來的一個個人。今天的我們,不能不多多想想這些情況該如何在社會觀點、資本家賺錢以及全體利益之間,取得一定的妥協。假如未來的人,讀到本書所提及的「怪現象」一點感覺都沒有,那就代表我們已經順利地走過這段生技科學發展的階段了。

(發表於2007.9.5.)

本文的討論區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