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 主頁 > 評論 >《科學迎戰文化敵手》

科學家的偏見文集《科學迎戰文化敵手》

TG 有好一陣子沒有接觸科普讀物了。因此在書店見到這本由「史蒂芬.溫伯格(Steven Weinberg)」所寫的書——《科學迎戰文化敵手》(天下文化出版,李國偉先生譯),興頭一起,立刻買下。回想當年 TG 還是物理系的學生時,許多同學們都閱讀過他的另一部相當具有啟發性的作品《最初三分鐘》。

本書的作者是 1979 年的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美國知名物理學家溫伯格。溫伯格先生在序言中,提到本書主要內容是「涉及很多社會學家、哲學家、文化批評者對科學的荒唐態度,以及科學與宗教之間古老的緊張關係……」。

TG 原想藉由這本溫伯格的新書,讓自己重新跟上現代最近物理學的發展。但在讀過本書之後,一股「失望」之情不禁油然而生。本書的原書名《Facing Up -- Science and its cultural adversaries》,或許我們可以直譯成《科學面對它的文化敵手》;但嚴格說來,TG 認為依照溫伯格文章的內容與風格,或許可以將書名改成《化約論物理學家面對他們的敵手》。因為這本書的主要目的,並不是要將最新的科學發展,介紹給讀者知曉。實際上,作者是要以一個高能物理學家的身份,為自己的工作做一辯解,證明自己的學術研究內容,值得科學界與文化界的認同。

或許,待在理工學院的學生都能夠清楚地體會到一件事︰各個知識領域學門之間的差異是相當大的,正所謂「隔行如隔山」這句話,也同樣可以套用在科學界裡頭。而物理學,更是能夠細分成許多不同的研究部門與方向。傳統上,比較大的分類有「高能物理」、「固態凝態物理」、「原子分子物理」、「天文物理」……等等。這些物理學的分支多半只是為了方便,並不是絕對的區隔,彼此之間也經常「跨越」。但大體而言,相互之間都是良性的互動。

然而,大部分的埋首於物理學的研究人員,只要在某類知識領域達到一定程度、耗費心思去鑽研了一定時期之後,基本上,這位物理學家只會對自己專精的工作特別熟悉,是個該領域分支的代言人了。一般的「高能物理學家」要為「自然科學」這種大題目發表觀感,在某些意義上跟一位「會計員」為「經濟建設」發言差不多。我們要先知道這點,再來看看溫伯格先生在這本書裡頭的基本立場。

二十世紀的物理學發展,無論是持哪一種回顧的觀點,全都承認「粒子與場論物理」這一方面,交出了最耀眼的成績單。無論是相對論、重力理論,乃至於量子力學、場論,全都出於這一體系的研究方向。一開始或許是個偶然,歐洲在一時之間出現了幾位天才,帶動粒子物理的進步。而緊接著,在二次大戰期間,美國為了國防上的因素,傾全國之力發展與「核子」方面的相關科學理論與工程技術。時勢創造了源源不絕的資源,使得許多優秀的物理學者不斷地脫穎而出。當我們現在回頭過來看這段物理發展史時,明顯地見到「高能物理」支配著整個物理界整整八十年。

由於優勢的高能物理學者,長久以來都能獲得學界內外的名聲。毫無例外地,在這個圈內人對外發言的主流觀點,都認為他們自己是在「瞭解宇宙、認識大自然」。似乎所有知名的高能物理學家,都以這種哲學式的筆法出版作品,用來出書立言、教導科學。TG 必須承認,當年自己填寫大學科系時,或多或少都是受了這種「浪漫思想」的影響。

自從進入大學物理系之後,TG 才發現物理學的研究,並不是只有高能、粒子可以做,還有許多諸如流體、固態、低溫、原子、雷射、光學,這些日常生活能夠見到、或感受到的內容;甚至於「三百多歲」的古典力學,現代都還有許多相關的發展。但是,為何坊間所談到的物理學,好像都只能見到「粒子物理」,以及它的嫡傳子孫「高能物理」呢?

回顧物理學近一百年來的發展之後,才能讓人恍然大悟,眾人為何過去獨尊「粒子物理」與「高能物理」,並使其它物理學分支「消音」的原因。直到1993 年美國國會封殺了 44 億美元的「超導超級對撞機(Superconducting Super Collider, 簡稱 SSC)」的預算之後,粒子物理學(或稱為高能物理)的光環才逐漸退去。而溫伯格先生在《科學迎戰文化敵手》一書中,有許多文章的背景,就是想要反駁美國國會對 SSC 計畫的封殺。

在《科學迎戰文化敵手》一書中,溫伯格在許多不同的地方提出了「標準模型」、「超弦理論」(如第二、三、六、七、九、十一、十八章)。作者在書中可以聲稱,他們是在找尋物理的「終極理論」,是為了追求自然界的「真理」,立意十分崇高,不容懷疑。但果真如此嗎?

物理學界有一種共同的習慣約定︰一個再優美理論,如果不能經由實驗室的證明,那它就不能獲得足夠的榮耀。以目前高能物理的發展,正如其名稱所顯示的,它的實驗室必須加以極高的能量(GeV 等級),才能使得它的樣本產生物理理論的反應。由於過去已經建造出許多大型的實驗加速器,能夠「撞」出來的「輕子」已經撞得差不多了。如果要「撞」出更深一層的基本粒子,就得建造更強大的加速器。換句話說,只有更強大的加速器,才能證明(或反證)高能物理學家的理論。可能 TG 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吧。到頭來,我們是要相信他們真的在「追求真理」,還是認為他們是藉公家經費來追求自己的「聖杯」

當 TG 在碩士班研究所時,所做的是屬於「原子分子物理」的部分。待在那裡,才發現我們圈內所敬佩的當代大師,並不是像費曼、史溫格、溫伯格;大家特別讚揚與欽佩的,是一位研究凝態、固態物理的大師「安德森(Philip Anderson)」。安德森在這方面的功力,被人譽為是唯一一位能夠在《物理評論(Physical Review)A、B、C、D、E》,五本期刊都能發表論文的通才大師。然而對於安德森,溫伯格的觀點卻出現在本書第六章的前言中︰

……安德森是一位傑出的理論學家,也是二十世紀在凝態物理學方面的領導人物。……他也極力反對建造新的加速器。我覺得不能光讓安德森對過去一百年的物理學下定論。

溫伯格在本篇短文中,明白地顯現他身為高能物理學家的「自豪」。在他的許多文章之中,都充滿著這類型「科學 = 高能物理」的明示與暗喻。


無論如何,以上 TG 所提出來的質疑,都還能算是一種「見仁見智」的觀點,頂多也不過「物理圈內」的茶壺爭議。但在本書中有一段特別「突兀」的第十五章——「猶太復國主義者與其敵手」,卻明目張膽地表達猶太裔美國人的極度傲慢。TG 讀了之後,十分震撼。不敢相信這是出於一位國際知名物理學家之口的話。

如果我們願意去除意識型態的立場,看看現代以色列建國所引發的事件,是怎麼樣的來龍去脈。二次大戰之後,殖民列強退出中東地區。聯合國在 1947 年決議,將加薩地區劃成兩部分,分別由「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建國。由於已住在當地數百年的巴勒斯坦人原住民,反對現有土地被劃歸給猶太人所有,於是他們聯合鄰近的阿拉伯國家來攻擊新成立的「以色列國」。以色列靠著西方列強大力支持,經過四場大戰,連續擊退了阿拉伯聯軍。最後,以色列以戰勝者的立場,將所有加薩地區全數占領。

在這種背景之下,TG 實在看不出來,兩股政治勢力的鬥爭,何者為「正義之師」、何者為「邪惡陣營」?一般人民在這場鬥爭中,其實不過是列強政權之間操弄的道具罷了。即使過去同情流離無國的猶太人,但後來的以色列政府在當權之後,以國家的力量,野蠻地壓迫阿拉伯裔的巴勒斯坦人。不過,我們來看看溫伯格在本書中是怎麼看待這個錯綜複雜的事件︰

猶太復國主義代表一種民主的、高度科技的、俗世的文化,存身於一個幾百年來都是獨裁的、技術落後的、而且執著於宗教的世界角落。這種介入是通過購買與屯墾,而不是征服,至少在阿拉伯的襲擊迫使軍事行動變成必要之前,未曾使用過征服手段……以色列只是想在原始巴勒斯坦託管地中非常小的一部分土地保持生存,而有些人卻是為了毀滅它而發動攻擊,兩者之間怎麼能同等對待呢?……猶太復國主義建立的民主的、俗世的以色列,它的長遠目標無非是能永享和平,與環繞著它的敵人目標相比,我還需要明說兩者間確實存有巨大的道德區別嗎?……

如果以上這段文字,是出自於一位現任的以色列總理,或是出自於一百年前的西方殖民主義官員,那麼 TG 都不感到意外。意外的是,這是出自於一個美國公民、高能物理學者的口中。為何一位美國高級知識份子,竟也如此地美化政軍上的自我優勢(溫伯格是猶太人),而另一方面卻極力地詆毀他們的弱勢敵人呢?在他的眼中,只要以色列政府出於國族主義,那麼它的所做所為都是正確的,因為對手是「非我族類」的阿拉伯人。歷史上遺臭萬年的獨裁者,哪一位在當權時代的說詞不都與此相同?結果在這本書中,猶太復國主義者全都是道德毫無瑕疵的天使,只要敢對以色列政府有所指責,全都是溫伯格眼中的「敵人」,連聯合國都不例外。

TG 記得在其它章節裡頭,見到溫伯格寫道︰「或許只有基督教和猶太教,才是追求真理的途徑」。當溫伯格以物理學者身份,不斷出言抨擊過去宗教界(幸虧那是「天主教」)對科學的阻礙。然而在面對東方的伊斯蘭世界,他的猶太裔、基督教國家公民的背景,怎麼反倒變成他「追求真理」過程的光環了?

儘管溫伯格自稱瞭喜歡歷史(第十一章),但 TG 對他提出的許多「跨行」的發言,卻需要嚴正地質疑他的誤導。比如在第四章《與歐布萊對抗》裡頭,他提到一段︰「當西元前四二年羅馬的執政團宣布凱撒是神的時候,我可以理解實務的羅馬公民會向凱撒的雕像致敬,但是他們怎麼可能相信他真的變成神了?如果他們不能真正相信,搞這些名堂又有什麼意思呢?……

TG 不曉得他所謂羅馬人的想法,是從哪一段文獻所引證而來(物理論文的標準寫法,不是都要「註明出處」嗎?)。TG 只能確定溫伯格對羅馬歷史的認知是淺薄粗糙的。至少,古羅馬的共和末、帝國初期之時,一位政治上的強人,被元老院尊奉為「神」,根本是件很普通的事。除了凱撒之外,屋大維、卡利古拉等人,都被國民奉上「神」的稱號。只不過這種「神」的稱呼,在定義上、在人民的感覺上,與後來「一神信仰」的基督教是完全不同的。不同時間、不同環境下的風俗,溫伯格以「想當然爾」的妄想猜測,只為了增加另一件事的說服力,實在讓 TG 無法接受。無怪乎,溫伯格對「非我族類」的伊斯蘭教,也將其描述成一個「扁平」的整體,以言詞加以猛烈污衊攻擊。

綜合說來,這本書只有第十四章「大霹靂之前」、第十九章「大還原︰二十世紀的物理學」,還能算是非常具有啟發性的科學普通讀物。其餘的大部分,多為作者放任自己的偏見,對他所謂的「敵手」所攻擊的文章。當然作者十分自知︰「幾乎每個人都能從我的文章裡找到令他受不了的地方……」(第二十二章)。不過,一位國際知名的物理學家都無法盡可能地保持客觀的立場,並不時以自傲的口吻辱罵異己時,TG 實在不曉得當代還剩下多少「知識份子」可供大眾夠信任了……

(發表於2004.2.19.)

本文的討論區


回目錄